阿克苏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史上最干净的爱情片山楂树之恋北京首映张艺谋不谈初恋周冬雨向巩俐章子怡学习独家

发布时间:2020-11-20 17:37:24 编辑:笔名
“史上最干净的爱情片”《山楂树之恋》北京首映 张艺谋不谈初恋周冬雨向巩俐章子怡学习(独家) 中国娱乐网讯 9月12日,号称“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的张艺谋新作《山楂树之恋》,被大家望穿秋水之后,终于在北京举行全球首映式。现场除主演周冬雨、窦骁首度亮相外,电影中最豪华的四位影帝影后级绿叶,老艺术家李雪健、成泰燊、奚美娟、萨日娜也悉数到场。书籍《山楂树之恋》被大家誉为最纯洁的爱情,张艺谋摆脱了《英雄》和《十面埋伏》中的浓墨重彩,《山楂树之恋》像是一首清新婉约的小诗。不知道张艺谋电影版又给带大家到一种什么样的爱情境界? 张艺谋无意挑战电影局尺度 打死也不说初恋 原著中有许多男女主人公性接触的描写,这些描写有力的推动了情节的发展,然而在电影中,这些描写统统没有了。虽然号称“史上最干净的爱情”,小说中也有老三亲吻静秋的描写,包括二人在医院度过难忘一夜中“床戏”的描写。影片中张艺谋拍得比作者写得更干净,能算得上亲密的只有老三用军大衣拥静秋入怀,在医院难忘一夜里,老三和静秋手握着手和衣而眠。张艺谋解释:“原著对老三和静秋的接触比较露骨,虽然渴望在电影里拍出露骨镜头,但中国影视创作在这方面比较受限制,这是体制的原因,他无意去挑战电影局的尺度,或做什么突破。也没有这能力。其实原作中很多情节我都拍了,但是实在是太长了,我希望能将更多的笔墨放在老三和静秋身上,又能让故事平静地娓娓道来,所以剪掉了大半,后来还做了一些字幕将一些年代关系简化掉。”张艺谋进一步解释,并不是因为电影拍“纯爱”就没了性,“纯爱”与有没有性没有关系。对于电影中的表现,张艺谋认为,点到即止,表现出男女主角性爱刚开始萌动就收住比较合适。首映式上,被问到了个人的爱情经历,张艺谋表示:“这是个人隐私,不能与人分享,打死也不说!只能说《山楂树之恋》的故事引起了我的很多共鸣。但电影中的爱情肯定比生活中要纯,因为电影中的爱情经过了艺术加工。” 张艺谋不在乎票房 不赔钱就可以 张艺谋新作《山楂树之恋》从头到尾都是淡淡的情绪,摆脱了《英雄》和《十面埋伏》中的浓墨重彩,像是一首清新婉约的小诗。对此,发布会上张艺谋说:“其实我也拍了不少唯美的画面,但在电影的后半段,我完全被演员们吸引了。我觉得他们两张脸就代表了千言万语。我将这次的回归概括为八个字:洗尽铅华,回到从前。”其实这个“从前”不仅是张艺谋从前的电影风格,还指他通过电影对知青时代的追忆。在片中,男女主角生死相许,但却“发乎情、止乎礼”,最大的亲昵也不过是亲亲额头。看完电影的80后、90后有些摸不着头脑,“连亲亲都没有,这是纯粹的革命友谊,哪有爱情。”张艺谋说:“这些都是那个年代真实的细节。我给大家说个故事:是个朋友的事。一对知青爱了半年多,连手都没拉过。后来,男孩子忍不住亲了下她的脸,结果女孩子号啕大哭,哭着跑回家说,‘妈妈,我怀孕了’。可能大家觉得很奇怪,但在我们那个年代,这种事经常发生。”也许照顾到现场的记者大多是80后,张艺谋话锋一转,“纯爱是内心的感觉,和方式无关。只要是真爱,谁敢说他不纯。”有记者问:“现在很多观众都拿这部作品和《我的父亲母亲》做类比,你之前想到了吗?张艺谋说:“最早拿到剧本讨论拍摄时,大家就料到将来肯定有这种说法。虽然故事完全不同,但两部电影的时代背景差不多,又都是爱情故事。我们就想着用内敛的、洗尽铅华的形式来拍《山楂树之恋》,第一个是时代氛围,第二个为了跟《我的父亲母亲》区别开来。《我的父亲母亲》是一个散文诗的结构,影片彩色的那部分特别绚烂、外化,用了很多运动镜头。而到了《山楂树之恋》时,用的是润物细无声的形式。我拍电影还很少这样的。” 尽管小说《山楂树之恋》拥有很大的读者群,电影版也是未映先红,但大家对这部文艺片的票房却不是很看好。对于摸透观众心思的张艺谋来说,恐怕早就心里有数了。他说:“我是看重庆白癜风医院
舟山白癜风医院
周口白癜风医院
珠海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