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戛纳举牌人很抱歉我们不关心谁蹭红毯这里只

发布时间:2019-04-23 20:55:42 编辑:笔名

戛纳举牌人 | 很抱歉!我们不关心谁蹭红毯,这里只有一群爱电影的人!

戛纳电影节过半,貌似人们关注的话题,还总是老三样,谁又蹭红毯啦?中国电影为什么又零入围?谁花了多少万欧走的红毯?几天下来,听多了,看多了,也累。

也许,大家把目光聚集在红毯上的妖魔鬼怪过多,却遗忘了真正站在红毯周围的“举牌人”,他们不是明星,只是“求票”,很单纯的走进电影宫去看电影的普通人。抱歉,今天橘子君不讲红毯,只聊“戛纳举牌人”,一群真正爱电影的人!

一个年年都来戛纳求票的尼斯老奶奶她叫玛丽昂,尼斯人。

11号开幕式的前一天,玛丽昂坐早的一班巴士来到戛纳,她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房子后,就赶紧来到电影宫。她很清楚,各国的会在前一天赶到电影宫注册证件,想着自己应该有机会。玛丽昂在电影宫门前找到一个显眼的位置,站定,举好纸,眼睛要像机关枪一样向人群扫射。

街采当天,戛纳的太阳很大,很刺眼。早上7点半玛丽昂就站在电影宫门前,一手拿着A4纸,另一只手遮着眼前的阳光,她希望能得到吉姆·贾木许导演的《帕特森》一张票,就一张,她怕听不懂,用手比划出一的手势。

“到现在为止,我只没求到伍迪艾伦《咖啡公社》的票,其余的主竞赛单元我都看了”,玛丽昂笑了一下。“每天站在这儿真的会有票吗?”玛丽昂告诉:“每天在这上映的电影真的很多,肯定会有人因为赶不上电影,或者因为某些事来不及,如果你不试的话,你肯定一部也看不了的。”

“那你为什么从尼斯过来看啊”,玛丽昂听到这个问题,先是眉毛一皱,然后对橘子君说:“尼斯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很少有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电影播放,戛纳是个国际电影节,我想看到更多国家的电影。”

“那你年年都来吗?”玛丽昂点点头:“大多数都会,因为尼斯离戛纳还算近,就跑过来看看。”

当玛丽昂知道是来自中国,她很兴奋的用法式中文和说:“贾樟柯”。玛丽昂去年在德彪西厅看的《山河故人》,她非常喜欢那部电影,还问:“那是真实的中国吗?”笑着点点头。

玛丽昂:“明天她要再早一点来”,她觉得今天来得晚,好位置都被占了。“那你站在那么多小时不累吗?”问道。

“当你想到,你马上能看到它的时候,你就不累了。”玛丽昂笑着对说。

一对拿着印有可怜表情的情侣

这对情侣之所以引起橘子君的注意,完全是因为他们手里的图片,一只用法语标注的兔子和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猫。真心猜不到他们求的是什么电影,就走上前去和他们聊了聊。

“这不是什么电影,你没发现,这张图片里的小猫表情真的很可怜吗?就像我一样!”法国小哥说。

“所以,你是在装可怜吗?”,“NO,我是真可怜,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求到一张票,我这样做应该会引起大家的注意,你有票吗?”法国小哥眼睛突然放光看着。

摇摇头,“你们俩是一起来的?”,“对,但她英语不是很好,她有她喜欢的导演,我有我喜欢的。”

法国小哥也是从尼斯过来的,因为是周六,不用和公司请假,就过来和女票一起来看电影,但来了两天,他们一场电影还没看。“如果今天还看不到,晚上就要回尼斯了”,你能明显感受到法国小哥说话时的失落。

“晚上这会有红毯,罗伯特德尼罗会来,会看完在走吗?”,法国小哥摇摇头说了一句正宗的英语:“Movie,Movie!”

一对自备双语字幕求票的好基友

“这个男人想要一封邀请函”牌子上做了一个指向箭头,另一个男人手里也拿着牌子,法文,同样指向箭头,橘子君虽然不懂法文,但也觉得大概是这个意思!自己提供双语,两位小哥为了求票想的比谁都周到。

这两位小哥都来自法国里昂,也是。但他们次来,证件被注册成黄色(表示戛纳电影节入门级别),如果想要看热门竞赛片,都要排好长好长的队,但两位小哥还要写稿,真没办法把时间都用在排队上,所以,就想了这个招。

不过,还真挺管用,从开幕式天直到现在,已经用这种方法搞到4张票,聊起这些,两位小哥成就感十足。

与大多数只看主竞赛和一种关注单元电影不同,两位小哥除了这两个单元,午夜展映,非竞赛,影评人周,导演双周他们都看。这让觉得不可思议,如果全程看下来,一天24小时,这意味着算上排队的时间,两位小哥每天只能睡不超过4个小时,因为他们还要赶稿。

“只看主竞赛单元就好了,为什么影评人周单元也要看呢?”不解的问。

两位小哥先是诧异的看着,然后脱口而出:“那也是电影呀,不能因为它不是主竞赛单元,你就忽视它,因为那些都是很有想法的新人导演,更值得关注。”

这话一出,橘子君真的好无地自容。是啊!好电影哪分主竞赛和非主竞赛。

一个已经求到票,笑得合不拢嘴的小少年

街采了半天,终于见到顺利求到票的人啦!你看,眼前的这位少年,即使是JPG的格式,是不是都能听到他的笑声!

这位小少年是天来的戛纳,就为了来看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的《朱丽叶塔》,正好,刚来排队,就意外得到一份大礼。但旁边的这位小哥就没那么幸运了,也是刚来,但就没拿到票。

拿到票的这位少年也是,但无奈的同是次来戛纳,等级颇低,所以想到用这个办法引起注意。

小少年说,即时拿不到票,自己也不会沮丧,因为这是戛纳,所有爱看电影的人都集中在这,昨天,他还和一位英国的在沙滩聊《托尼·厄德曼》(本届戛纳场刊评分)聊到凌晨4点多,现在都还有点困,但真挺酷的。

“一个电影节就应该这样!”他兴奋得补充着。

一位戛纳本地超50年的骨灰级影迷

“你们来自中国?Welcome!”

两位老爷爷一听说橘子君来自中国,一下子开启安利模式,“这儿的电影都很好看,而且食物也很棒,要尽情享受!”

这两位老爷爷都是戛纳本地人,可以说看着戛纳长大的。每年,他们都要来电影宫门前求票。即使家在本地,他们也会一大早赶过来:“我不是,听说可以免费看电影,但我不是,我真的好想看看,你有票吗?我就要一张哦!”

摇摇头,“那你身边的朋友有多余的票吗?”老爷爷不死心。“如果有的话,我会给你”。

老爷爷家就住在戛纳的一个山坡上,可以这么说,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尽收眼底。别说电影节了,老爷爷看着很多电影人长大的,达内兄弟,阿萨亚斯,更不要说小辈的多兰了。他的一部戛纳电影是迈克李的《秘密与谎言》,想当年,他好不容易排队进去,电影结束后,他居然哭了快3个小时。现在想起来,老爷爷都觉得感触。不过,今年,还没有一部让他热泪盈眶的电影出现,但他坚信,这样的电影还会有的。看着老爷爷的眼神,你真会被他眼神里的期待打动。

橘子君只希望,老爷爷赶紧求到票,这样就不必早在外面排队着,但一细想想,有对好电影的期待,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几句:戛纳电影节终究还是要看电影的,不管是什么主竞赛单元还是影评人周,主创们都带着新作品来全球首映,排片从早上八点半开始,如果你贪心些,那你只能随身准备热狗了,一天下来,可真没时间吃饭。

所以,有时候出了电影宫,看着举牌人,心里还挺感触的,说真的,好久没见过对电影这么虔诚又认真的人了。这里无关红毯,无关国度,这里只有一群爱电影的人。

小孩反复发烧
小孩咳喘有效的药
小孩发烧抽搐怎么办
友情链接
佛山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硬脊膜脓肿医院 仙桃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赤峰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三明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伊春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牡丹江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抚顺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吉安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公主岭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通化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漳州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宁德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贺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盘锦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昆明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抚州有哪些产科医院 定西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黔东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延边有哪些儿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林芝眼科医院哪家好 贵港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贵港有哪些全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石嘴山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哈密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贵阳颠康医院地址 白癜风饮食 白山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白癜风症状 延边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延边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钦州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精索静脉曲张吃什么药 玉林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口炎怎么办 玉林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皮肤病有哪些症状 扁平苔藓吃什么药 不孕不育能吃的食物 河池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肺癌检查项目 河池有哪些综合医院 浅表性胃炎的饮食 来宾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普洱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神经内科检查 西双版纳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获得性视网膜劈裂医院 塔城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咽部乳头状瘤医院 阿勒泰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