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戛纳举牌人很抱歉我们不关心谁蹭红毯这里只

发布时间:2019-04-23 20:55:42 编辑:笔名

戛纳举牌人 | 很抱歉!我们不关心谁蹭红毯,这里只有一群爱电影的人!

戛纳电影节过半,貌似人们关注的话题,还总是老三样,谁又蹭红毯啦?中国电影为什么又零入围?谁花了多少万欧走的红毯?几天下来,听多了,看多了,也累。

也许,大家把目光聚集在红毯上的妖魔鬼怪过多,却遗忘了真正站在红毯周围的“举牌人”,他们不是明星,只是“求票”,很单纯的走进电影宫去看电影的普通人。抱歉,今天橘子君不讲红毯,只聊“戛纳举牌人”,一群真正爱电影的人!

一个年年都来戛纳求票的尼斯老奶奶她叫玛丽昂,尼斯人。

11号开幕式的前一天,玛丽昂坐早的一班巴士来到戛纳,她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房子后,就赶紧来到电影宫。她很清楚,各国的会在前一天赶到电影宫注册证件,想着自己应该有机会。玛丽昂在电影宫门前找到一个显眼的位置,站定,举好纸,眼睛要像机关枪一样向人群扫射。

街采当天,戛纳的太阳很大,很刺眼。早上7点半玛丽昂就站在电影宫门前,一手拿着A4纸,另一只手遮着眼前的阳光,她希望能得到吉姆·贾木许导演的《帕特森》一张票,就一张,她怕听不懂,用手比划出一的手势。

“到现在为止,我只没求到伍迪艾伦《咖啡公社》的票,其余的主竞赛单元我都看了”,玛丽昂笑了一下。“每天站在这儿真的会有票吗?”玛丽昂告诉:“每天在这上映的电影真的很多,肯定会有人因为赶不上电影,或者因为某些事来不及,如果你不试的话,你肯定一部也看不了的。”

“那你为什么从尼斯过来看啊”,玛丽昂听到这个问题,先是眉毛一皱,然后对橘子君说:“尼斯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很少有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电影播放,戛纳是个国际电影节,我想看到更多国家的电影。”

“那你年年都来吗?”玛丽昂点点头:“大多数都会,因为尼斯离戛纳还算近,就跑过来看看。”

当玛丽昂知道是来自中国,她很兴奋的用法式中文和说:“贾樟柯”。玛丽昂去年在德彪西厅看的《山河故人》,她非常喜欢那部电影,还问:“那是真实的中国吗?”笑着点点头。

玛丽昂:“明天她要再早一点来”,她觉得今天来得晚,好位置都被占了。“那你站在那么多小时不累吗?”问道。

“当你想到,你马上能看到它的时候,你就不累了。”玛丽昂笑着对说。

一对拿着印有可怜表情的情侣

这对情侣之所以引起橘子君的注意,完全是因为他们手里的图片,一只用法语标注的兔子和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猫。真心猜不到他们求的是什么电影,就走上前去和他们聊了聊。

“这不是什么电影,你没发现,这张图片里的小猫表情真的很可怜吗?就像我一样!”法国小哥说。

“所以,你是在装可怜吗?”,“NO,我是真可怜,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求到一张票,我这样做应该会引起大家的注意,你有票吗?”法国小哥眼睛突然放光看着。

摇摇头,“你们俩是一起来的?”,“对,但她英语不是很好,她有她喜欢的导演,我有我喜欢的。”

法国小哥也是从尼斯过来的,因为是周六,不用和公司请假,就过来和女票一起来看电影,但来了两天,他们一场电影还没看。“如果今天还看不到,晚上就要回尼斯了”,你能明显感受到法国小哥说话时的失落。

“晚上这会有红毯,罗伯特德尼罗会来,会看完在走吗?”,法国小哥摇摇头说了一句正宗的英语:“Movie,Movie!”

一对自备双语字幕求票的好基友

“这个男人想要一封邀请函”牌子上做了一个指向箭头,另一个男人手里也拿着牌子,法文,同样指向箭头,橘子君虽然不懂法文,但也觉得大概是这个意思!自己提供双语,两位小哥为了求票想的比谁都周到。

这两位小哥都来自法国里昂,也是。但他们次来,证件被注册成黄色(表示戛纳电影节入门级别),如果想要看热门竞赛片,都要排好长好长的队,但两位小哥还要写稿,真没办法把时间都用在排队上,所以,就想了这个招。

不过,还真挺管用,从开幕式天直到现在,已经用这种方法搞到4张票,聊起这些,两位小哥成就感十足。

与大多数只看主竞赛和一种关注单元电影不同,两位小哥除了这两个单元,午夜展映,非竞赛,影评人周,导演双周他们都看。这让觉得不可思议,如果全程看下来,一天24小时,这意味着算上排队的时间,两位小哥每天只能睡不超过4个小时,因为他们还要赶稿。

“只看主竞赛单元就好了,为什么影评人周单元也要看呢?”不解的问。

两位小哥先是诧异的看着,然后脱口而出:“那也是电影呀,不能因为它不是主竞赛单元,你就忽视它,因为那些都是很有想法的新人导演,更值得关注。”

这话一出,橘子君真的好无地自容。是啊!好电影哪分主竞赛和非主竞赛。

一个已经求到票,笑得合不拢嘴的小少年

街采了半天,终于见到顺利求到票的人啦!你看,眼前的这位少年,即使是JPG的格式,是不是都能听到他的笑声!

这位小少年是天来的戛纳,就为了来看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的《朱丽叶塔》,正好,刚来排队,就意外得到一份大礼。但旁边的这位小哥就没那么幸运了,也是刚来,但就没拿到票。

拿到票的这位少年也是,但无奈的同是次来戛纳,等级颇低,所以想到用这个办法引起注意。

小少年说,即时拿不到票,自己也不会沮丧,因为这是戛纳,所有爱看电影的人都集中在这,昨天,他还和一位英国的在沙滩聊《托尼·厄德曼》(本届戛纳场刊评分)聊到凌晨4点多,现在都还有点困,但真挺酷的。

“一个电影节就应该这样!”他兴奋得补充着。

一位戛纳本地超50年的骨灰级影迷

“你们来自中国?Welcome!”

两位老爷爷一听说橘子君来自中国,一下子开启安利模式,“这儿的电影都很好看,而且食物也很棒,要尽情享受!”

这两位老爷爷都是戛纳本地人,可以说看着戛纳长大的。每年,他们都要来电影宫门前求票。即使家在本地,他们也会一大早赶过来:“我不是,听说可以免费看电影,但我不是,我真的好想看看,你有票吗?我就要一张哦!”

摇摇头,“那你身边的朋友有多余的票吗?”老爷爷不死心。“如果有的话,我会给你”。

老爷爷家就住在戛纳的一个山坡上,可以这么说,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尽收眼底。别说电影节了,老爷爷看着很多电影人长大的,达内兄弟,阿萨亚斯,更不要说小辈的多兰了。他的一部戛纳电影是迈克李的《秘密与谎言》,想当年,他好不容易排队进去,电影结束后,他居然哭了快3个小时。现在想起来,老爷爷都觉得感触。不过,今年,还没有一部让他热泪盈眶的电影出现,但他坚信,这样的电影还会有的。看着老爷爷的眼神,你真会被他眼神里的期待打动。

橘子君只希望,老爷爷赶紧求到票,这样就不必早在外面排队着,但一细想想,有对好电影的期待,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几句:戛纳电影节终究还是要看电影的,不管是什么主竞赛单元还是影评人周,主创们都带着新作品来全球首映,排片从早上八点半开始,如果你贪心些,那你只能随身准备热狗了,一天下来,可真没时间吃饭。

所以,有时候出了电影宫,看着举牌人,心里还挺感触的,说真的,好久没见过对电影这么虔诚又认真的人了。这里无关红毯,无关国度,这里只有一群爱电影的人。

小孩反复发烧
小孩咳喘有效的药
小孩发烧抽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