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姐妹花开夫子庙

发布时间:2020-01-10 13:08:18 编辑:笔名

辛亥革命南京光复后,孙中山先生就任大总统的第二天:也就是1912年元月2日。尹锐志、尹维峻两姐妹来到总统府的西花厅:一幢西式建筑的平房里,走遍了七个开间也没有看见大总统孙中山先生。简朴的陈设中,只有会议室墙壁上的五色旗十分抢眼,非常庄严。

看见姐妹俩着急的样子,一名内卫告诉姐妹俩: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和秘书长胡汉民刚刚出去不久,可能去了夫子庙方向,说是去走走。其他人谁也没让跟去。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听后,赶忙出了西花厅,向夫子庙方向奔去。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本以为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头天晚上就任大总统典礼的仪式忙得不可开交,今日能稍息片刻。哪知现在又去体察民情,看来大总统为了革命真是日理万机呀!无限的崇敬、爱怜之情油然而生。

风和日丽,暖阳高悬。虽然元月份还是南京的冬季,确有点小阳春的感觉。刚刚建立民国的南京城,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五色旗四处飘扬,人们欢欣鼓舞,无比激动。统治中国近五千年的封建帝王国体,被共和的民国取代。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可帝字是一个人的尊号,民字是百姓的统称。以前是一人当国,以后是百姓当家。总统要人民选出,每个百姓都有选举权。总统如果违法自行,人民可以将他弹劾。这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不再允许那些继承皇位的昏君们草菅人命,祸国殃民。

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和秘书长胡汉民边走边聊,朝夫子庙方向走着。看到这喜庆的气氛也不时的和路边的商家、路人交谈。夫子庙是南京城最繁华的街区,也是南京的文化中心和各种商品的集散地。面对此情此景,刚刚来到夫子庙的大总统孙中山先生深感欣慰。唯一使他有些不安的是:现在民国建立了,人们封建思想的意识还没有转变。街上人们见面的招呼用语、寒暄,还是老爷、太太的封建称谓,大礼频频皆是。于是他 满怀地站到一个石阶上,面对四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发表了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首次演讲。意思就是告知民众:转变封建思想,废除封建等级、礼节、称谓。百姓是国家的主人,官吏是公仆。众人一听说讲话的人是民国的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各个奔走相告,不一会满大街就人流如潮,水泄不通了。其他的民众听说后也都不约而同地全奔夫子庙而来。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一路急行,远远的睹见那夫子庙贡院街一座酒楼前包围着一大群人。街头巷尾走过的人也是议论纷纷:说是民国大总统正在夫子庙演讲,而且有问必答。还说自己只是国民的公仆,不要称谓他大总统,称他孙先生即可。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真是心急如焚,这时候真巴不得一个箭步迈过去,在那复杂的人群中保护大总统孙中山先生以免发生不测。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姐妹俩即将要赶到夫子庙大总统孙中山先生身边的时候,几个散兵游勇挡住了姐妹俩的去路。

“哎,我说小娘子,你们长得真俊呀。走,陪老子玩玩去?”一个歪戴帽子,嘴里吐着烟圈的大长脸斜楞着眼奸笑着说。

说话间,其他几个脱了虎皮(军装)的散兵也串上来对姐妹俩动手动脚,色胆包天,邪念横生。表现出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哪受过这般侮辱呀,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但小不忍则乱大谋。燃眉之急是如何保护大总统呀。想到这里,尹锐志忍着怒火说:

“几位大人,大家都是道上混饭吃的,你们现在虽然换了装扮,我也能看出几位大人的来头。我姐妹是去药铺买药的,有人生病了,急需用药,不得拖延。有待之日,姐妹一定奉陪”

“买药,病了?谁病了?”大长脸又凑过来,不知趣地问

此刻,姐妹俩心里暗暗地骂道:“是你们病了!买药好好地治治你们这些色狼的劣行,买药本 也是要给你们买药的。姐妹俩心里清楚这些在街里游荡的散兵游勇,一定是被革命军击溃的张勋部下的遗留。张勋的队伍向来军风军纪败坏是出了名的。他们现在各个像无头的苍蝇,四处乱穿。

几个散兵游勇见姐妹俩真的要走,也没敢过分阻拦,因为他们深知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敢肆意忘为。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摆脱了几个散兵游勇的纠缠来到了夫子庙。这时,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已演讲完毕,正在解答市民们提出的什么是共和、的具体问题。正当姐妹俩欲分开众人朝大总统孙中山先生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三个行迹可疑的人,在人群的外围正指手划脚,鬼鬼祟祟地商议着什么,很是显眼。原来他们几个也是被革命军击垮的散兵,不过有点职位:一个哨官(连长),两个棚长(排长)在夫子庙流窜时偶遇大总统孙中山先生。顿感天赐良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合谋干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刺杀大总统!上朝廷邀功领赏去。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认真仔细地观察着换了装束的几个丘八的行动举止。一个长着尖嘴猴腮的麻杆儿个子,自称哨官的人用粤语说到:

“两位老乡弟兄听好了,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你们想不想戴红顶子,穿黄马甲呀?想不想结束这到处乱跑乱藏的窝囊滋味呀?想,今天就跟我哨官大干一场。干成了哨官去朝廷给你们讨封行赏去。”鬼迷心窍的哨官歇斯底里地叫着,如同犯了大烟瘾地魔鬼,最后的狂吠、哀鸣。

“哎呀,我说哨官大人,你能不能小点声呀。我们可不想事还未成就脑袋搬家了吧。”俩棚长心急火燎并异口同声地劝说哨官压低声音说话:“人家那可是大总统!小心隔墙有耳呀。

“怕什么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放心吧,我们说的是白话,没人会听得懂的。”这个被红顶子、黄马甲冲昏了头脑的麻杆个哨官,真的是要狗急跳墙了。

麻杆个哨官环顾了一下四周,转过脸开始发号施令似地说:“一棚长、二棚长!你们俩个人给我听好了,你们俩是我多年的部下了......”说到这里麻杆个哨官多少有些放低了声调,“要是这次刺杀大总统孙中山成功,清廷一定会给我们加官进爵,赐予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不能像现在这样,苟且偷生,人不人鬼不鬼的混日子了。一棚长,你年轻气旺,给我从左面先上去。二棚长,你平时是个练家,今天也该大显伸手了,从右面助攻,一棚长得手后,你负责接应,如果失手,你就破釜沉舟,决一死战!”

“哨官大人,我先上去,那你把家伙先借给我。为了逃命我把那个大家伙早仍江里了。现在我没有家伙怎么上呀。你家伙借给我,我保证完成任务!”一棚长有点急不可耐了。

“唉,我说一棚长,要知道短枪的命中率是很低的。”麻杆个哨官很不情愿的说:“你平时没用过短枪是打不准的。再说,你不是有你的峨眉刺(暗器)吗?”

二棚长邹着眉头没有搭腔。你别看他五大三粗的二棚长像个屠夫,心里还多了个心眼。二棚长心想:哨官让自己和一棚长先上去,事成之后他会不会用他隐藏的宝贝给我们两枪,把我们俩送走自己去朝廷受功领赏去呀。如果这样,那不成功是不是也可以把我们送去大总统孙中山那领赏去呢。

麻杆个哨官看两人有些犹豫便说:“这样吧,我和一棚长一起上去,二棚长方案不变。事成之后大家谁也不能黑心,要黑心阎王爷那见,马上行动吧。”

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哨官、一棚长,一个摸着腰间的左轮手枪,一个检查了一下自己藏在袖筒里的峨眉刺。二棚长也狠狠的拍了一下一直插在自己绑腿里的匕首。便分头开始行动......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早在一次清兵围攻大通学堂时有幸逃脱。在清廷通缉期间,曾经流亡过香港、南洋、广州等地,学过粤语。因此,对于麻杆个哨官等几个人用白话密谋的行动,听得是一清二楚。尹氏姐妹听到此处相互使了个眼色,尹维峻赶紧随二棚长后面跟踪而去。尹锐志则快步绕到哨官和一棚长的前面迎上去。

这一棚长年轻气盛,是个亡命赌徒,平时好逸恶劳,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此刻,他满脑子里装的都是升官发财,荣华富贵的美梦。为了能尽快的刺杀大总统孙中山得手立功,一马当先,把麻杆个的哨官远远地甩在后面。可正当一棚长心急火燎地想挤进人群,实施刺杀行动的时候,忽然被尹锐志一堵墙一样的挡住了去路。此情此景令一棚长很是气愤,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

“干嘛,找死呀!你是不是活腻了?”一棚长仔细一看,对面是个妙龄女子,不由得眼前一亮,淫念顿起。转而一想,不行不是时候。“老子忙着呢,没空伺候你这个小娘子,快滚开!免得溅身上血。”

尹锐志没有做声,而是眼睛死死地盯住一棚长后面迅速跑过来的麻杆个哨官。这哨官可不是头脑简单的一勇之夫,心里狡猾着呢。他过来一眼就发现苗头不对,马上掏出左轮手枪指向尹锐志。尹锐志猛一闪身,手脚一出就立马下了麻杆个哨官的家伙。这时的一棚长一看来者不善呀,慌忙抬起手臂想用暗器峨眉刺袭击尹锐志,可方向还没有找准,尹锐志就一枪将一棚长的手臂打断,峨眉刺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麻杆个哨官看情况不妙,心想这是遇到主儿了。便一翻身爬起来就跑。一棚长眼见麻杆个哨官落荒而逃,自己也一只手拖着受伤的胳臂疼得龇牙咧嘴地夺路而跑。

再说这边的尹维峻,紧跟着二棚长闯进人群。这二棚长真是身大力不亏呀,不愧是个练家。为了抢头功他一路劈开人群,被撞开的人群里人仰马翻。二棚长三下五除二地串上了大总统孙中山先生的跟前。快速地拔出绑腿里的匕首,正要用力朝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刺过去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如晴天霹雳,吓得他魂飞魄散。心想:这枪是谁开的,是哨官吗?眼前的大总统怎么安然无恙。莫非是对自己开的,怎么行动还没开始,他们就要灭口了。不对呀,二棚长晃晃脑袋,自言自语道:没事,自己还活着。随即他挥起手中已经攥得出汗的匕首刚要第二次刺下去,刹那间,天女下凡一般,二棚长手中的匕首被飞来的神脚踢到了九霄云外。原来尹维峻听到枪响以后,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趁着因枪响骚动的人流,她猛劲一跃而起冲上人群的头顶,踩着众人的肩膀飞奔台前,面对二棚长即将落下的匕首狠飞一脚解除了凶险。

瞪得眼睛都充血的二棚长,本觉得自己这刀下去,美梦就成了。哪知尹维峻的一脚,踢碎了他的黄粱梦想。别无选择,赶紧屁滚尿流的逃命吧。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这时在大总统孙中山先生面前胜利汇合。秘书长胡汉民既惊又喜。赶紧随尹氏姐妹一起保护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回总统府。刚走不远,就看前面一队人马急速而来。原来,那是总统府卫队长郭汉章闻讯后带着总统府卫队的几十号人,前来接应大总统孙中山先生的。

回到总统府没几日,民国临时陆军总长黄兴得知尹氏姐妹的英雄事迹后,称二女为“革命女侠,民国功臣。”同月14日又被委任为南京民国临时总统府顾问。至于那个麻杆个哨官和一棚长二棚长也在江边码头企图远逃时被侦缉队一举擒获。

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双重重任一身挑起,时刻伴随大总统左右。为了共和的民国,为了中华四万万五千的同胞,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共 41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共和的旗帜是一代先驱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尹锐志尹维峻姐妹俩的英勇行为,不仅只是出于对孙中山先生的忠心,更是她们追求真理追求信仰而不懈奋斗的表现。文章短小精练,值得一读。欣赏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古月银河】

1 楼 文友: 2017-02-04 00:02:45 文章短小精练,值得一读。问好作者,远握致安。 差不多共和国同岁,历经大跃进、文革、改革中沦为下岗失业人,闲来无事码点文字,消费时光,见证沧桑。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2-04 09:45:50 谢谢古月银河老师费心编审!精彩点评!渔夫在此深表感激。

浦东新区妇幼保健院
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机关分院
怎样医治癫痫
石家庄癫痫病治疗费用
济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