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15岁老挝女孩被卖3次流落南京当地帮其找

发布时间:2019-06-08 19:51:24 编辑:笔名
孕期腰酸背痛正常吗
早上后背疼起床后缓解
怎么缓解腰疼妙招

5月31日,南京救助站收留了一名特殊的流浪人员。她的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眼神充满惊恐,嘴里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语言。

这个女孩叫什么,年龄多大,来自哪里,又为什么会流落到南京?为了弄清女孩的身世和遭遇,先要听得懂她的语言。社工们多方联系,依靠南师大越南留学生发现线索,终找到“白苗”语言的翻译,让这个年仅15岁的老挝女孩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都说南京是座温润的城市,又一个温润故事是关于“白苗”女孩的

女孩流落街头,方言绕晕社工

姓名:不详 籍贯:不详

住址:不详 年龄:28(目测)

文化程度:不会写字 语言:没人听懂

身体状况:衣服破旧,似乎饿了好几顿

精神状态:恐惧不安,但回乡欲望强烈

今年5月末,南京警方接到举报,称有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在桥北附近徘徊,精神涣散且有自杀倾向。

民警立刻出动,但当找到女孩时却发现,她不会说汉语,更不会写字。手舞足蹈了半天,无奈的民警终把女孩移送到南京市救助管理站。

昨天,救助站社工何春兰向扬子晚报描述了刚看到女孩时的印象,“她的衣服很破皮肤黝黑,眼睛里也充满了害怕、惊恐和不安。不过看到食物的时候,她立刻吃了起来,似乎已经饿了好几顿。”

吃完饭,女孩不停地向大家诉说着什么,但社工和警察一样,听不懂一个字。给女孩递上笔,她也写不出字。

无奈之下,社工只能在收容表格上填上“姓名不详”“籍贯不详”“家庭地址不详”等字样。而年龄,根据大家的目测,填的是“28岁”。

为了安抚女孩的情绪,何春兰帮她安排了一个单间,又帮她洗澡梳头换衣服。

在工作人员的特别照顾下。女孩的恐惧逐渐消失,但无法用手势表达意愿的她,却越来越沉默,眼神也变得绝望。

女孩这种情况,何春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个女孩和其他被救助的对象不一样,她是一个正常人,想回到亲人身边,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流落他乡。”

为了尽早帮助女孩回家,社工们开始了一波三折的“寻找翻译”历程。

听到白苗语,她握着哭泣

姓名:熊宗(音译) 国籍:老挝

住址:乌多姆塞省苗寨 年龄:15

文化程度:不会写字 语言:白苗语

身体状况:经社工特别照顾,逐渐恢复

精神状态:听到家乡的语言,激动落泪

刚开始,何春兰通过南京市政协,找到些少数民族来辨音。土家族、白族、布依族……试了一圈,依然没人听得懂。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救助站里一位云南籍求助者说,她觉得女孩的语言很像云南靠近越南一带的苗语,何春兰立刻找到了在南师大留学的越南学生郑英明兄弟。

起初郑英明兄弟拒绝提供帮助,在何春兰不断的沟通和解释下,越南兄弟终于决定帮助可能是同胞的女孩。然而,当郑英明兄弟见到女孩时,依然是一句也听不懂。

就在何春兰带着越南兄弟离开时,他们听到女孩喊出一个地名:赫蒙(音译)。兄弟俩告诉何春兰,这是越南苗族人常说的一个地名。于是,何春兰请越南兄弟用电脑搜索当地的语言放出来听,女孩激动地哭了起来!

转眼到7月初,救助站里来了名叫石淞溢的侗族学生,她通过苗族的同学,辗转联系到了贵州大学研究苗语,也是苗族人的张晓教授。

张晓教授只能听懂女孩的一部分语言,但已经让女孩抱着落泪了。张晓教授立刻找来了来自老挝,精通中文、苗语和老挝语的留学生赛木安。赛木安和女孩的沟通,完全没有障碍。至此真相大白,女孩叫熊宗(音译),今年才15岁,来自老挝乌多姆塞省的苗族山寨,语言为“白苗语”。

中,老挝女孩熊宗向同胞哭诉了自己被拐到中国,卖了3次的悲惨经历。她只能对这几个月的遭遇进行模糊的描述。

今年3月份,我亲戚突然到家里,说中国云南一带正是种玉米的时节,过去干活能挣很多钱。

我和亲戚去中国,没想到到了中国,亲戚却把我卖给了人贩子。因为听不懂中文,更看不懂汉字,我只记得自己被卖了3次。

4月份,我第三次被“卖”给别人做老婆,也不知道自己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南京。买主对我打骂不止,被虐待了近1个月后,遍体鳞伤的我终于找到机会逃出了魔爪。

我不知道自己怎样乘了一辆车来到桥北,当时只想死,幸好有人带她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救助站)。

现在,我只想回到老挝山里的家,回到父母和兄弟姐妹的身边。

看,众人善举

贵州好心人捐款 回家基本没问题

7月18日,贵州省苗学会常务副会长麻勇斌带着贵州大学老挝留学生石贤松,登上了飞往南京的航班。

见到了同胞的熊宗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个年仅15岁的女孩在经过了被拐卖的悲惨经历后,现在希望的就是有人带她回去。不过,因为涉及到外事因素,熊宗还要等待老挝大使馆方面的确认后,才能顺利回家。

麻勇斌和石贤松整理了汉语及老挝语两套文件,交给救助站,并向熊宗捐赠了5000元回家基金。南京救助站戴站长和张站长也帮忙联系公安,再由公安系统联系外事机构,希望尽快把熊宗的情况转到老挝驻中国领事馆。

面对帮助自己找到回家之路的救助站社工们,熊宗通过石贤松表达了自己的感激,谢谢中国这么多的好心人来帮她。扬子晚报 韩飞 实习生 周菁 徐睿

网络机顶盒怎么安装 无线网络机顶盒价格

租婚礼服装要点有哪些 2017租赁婚纱礼服攻略

如何把墙面裂缝扼杀在“摇篮”中

网络机顶盒怎么安装 无线网络机顶盒价格
租婚礼服装要点有哪些 2017租赁婚纱礼服攻略
如何把墙面裂缝扼杀在“摇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