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秦桧一介民办教师之身何以坐上宰相之高位

发布时间:2018-12-17 10:03:49 编辑:笔名

秦桧一介民办教师之身何以坐上宰相之高位?

秦桧,字会之,祖籍江宁,出身于一个土财主的家庭。其父亲做过静江府古县,也就是今天的广西永福县一任县令,这在宋王朝时期只能算得上一个小的官僚。

秦桧青少年时虽然才华满腹,但是并不得志,因此屈就做了几年乡村民办教师。他对这个职业并不满意,甚至牢骚满腹地说,“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看来他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了三百亩好田,就不再当“童子师”、“孩子王”了。然而,就是这个民办教师后来居然坐上宰相高位,成为中国历史上奸臣。秦桧以一个七品县令之子,一介民办教师之身,如何高登相位的呢?这还要从南宋一世皇帝宋高宗赵构的人才政策说起。

络配图

公元1126年,金兵马踏黄河,南侵宋土,掳走了徽钦二帝和包括秦桧在内的文武官员,以及嫔妃宫女共计三千多人,造成中国历史上的苦难“靖康之难”。宋室被迫南迁,建都杭州后,北宋改为了南宋。宋高宗鉴于新朝刚立,苦无治国人才,因而求才若渴。每逢科举大考前夜,宋高宗都要“整顿衣裳起敛容”,率领文武百官“金盆洗手”,沐浴包衣,入于太庙,祷告上天与祖宗,当今朝廷用人,别无他路,止有科举,愿天生几个好人,来辅国家。而科考之后,又有殿试。殿试前三天,宋高宗也要焚香祈祷,但愿上天与祖宗,尽快降下人才,以振兴宋室江山。

就在宋高宗求贤若渴的时候,上天给他送来了秦桧。这个秦桧倒也是个人才,生得脚长如竿,眼有夜光,“常嚼齿动腮,谓之马啖。相者谓得此相者可以杀人。”他初当的是一个教私塾的“民办教师”,心里想的也就是一日三餐吃上饱饭,而他的理想也就是“若是水田三百亩,不再做那猢狲王。”但是他幸运地碰到了宋高宗人才政策的机遇,竟然官运亨通,不仅混进了南宋朝廷的中枢机构,而且一帆风顺地窃居了宰相的高位,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股肱重臣。

秦桧是随从徽钦二帝和文武百官一起被金兵掳走的,但是他却独自单骑一走三千里,回到了杭州,朝中有不少官员都怀疑他是金国收买后又送回来的“双面间谍”,偏偏独有宋高宗听信他的一席话:“如欲天下无事,南自南,北自北。”这也就是秦桧一向主张的“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力主和议政策的核心。这个政策正中偏安江南的宋高宗下怀。他便力排众议,慧眼识珠地说道:“桧朴忠过人,朕得之喜而不寐。盖闻二帝母后消息,而又得一佳士也。”宋高宗没有走什么“九品中正制”的评定程序,也没走什么资格审查专家评审之类的职称评聘操作,也没走什么“组织考察,常委通过”的组织路线,更没走“群众海选、人民推荐”的民主途径,一个人就就评定了下来。作为握有生杀予夺大权的宋高宗一个人执掌着对人才的印象权和对人才的评定权,以及对人才的使用权,所以当场拍板,将秦桧提拔为礼部侍郎,不久又提拔为礼部尚书,不久又提拔为副宰相级的参知政事,直至提拔为可以专权擅国的大宋宰相。

络配图

如果说秦桧开始回到南宋时,头上还罩着徽钦二帝“钦差”的光环,让人难觉察,但后来连黎民百姓都知道了他是一个残杀抗金将领、卖国求荣的奸臣,宋高宗为什么还被蒙在鼓里呢?其主要原因无疑是在那时权力高度集中,谁只要把一个人的眼睛蒙蔽了,谁就可以高枕无忧,

秦桧一介民办教师之身何以坐上宰相之高位

万事大吉。

所以自古以来都是只媚官者多而又多,媚民者少而又少。深知投其所好之妙的秦桧把宋高宗哄得十分开心,宋高宗就一直把他当杰出的人才相待。当秦桧杀害了岳飞,把大宋弄得血雨腥风之时,宋高宗对他更是欣赏不已,亲自撰文予以表彰:“惟师益公,识量渊冲;尽辟异议,决策和戎;长乐温清,寰宇阜丰,其永相予,凌烟首功。”这段表彰的意思是说,唯有太师秦益公,才有如此的远见卓识和大度容海的肚量;独有创见,力排非议,毅然决然地定下同金人议和的国策;从而使朕有机会尽人子之孝,在长乐宫陪母亲颐养天年,使天下繁荣富强,歌舞升平;当是大宋凌烟阁里的首席功臣,永远的大宋当朝宰相。

可见,求贤若客的宋高宗对于自己中意的人才可谓是高恩厚赏,而对于自己不中意的即便是公认的人才不是撤职查办,就是发配流放,甚至格杀勿论。所以,老百姓公认的人才李纲因力主抗战仅做了七十七天的宰相就被宋高宗罢免了,老百姓公认的人才宗泽所有抗金主张都一概不予采纳,老百姓公认的人才抗金将领韩世忠被削夺兵权不准再过问国事,老百姓公认的人才抗金英雄岳飞更是被一刀结果于风波亭中。如此不难看出,老百姓“公认”与权力“私认”谁更有力量?

络配图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一首汉高祖刘邦表达自己人才观的诗歌。历史上许多皇帝大都和刘邦一样深知国家必须要“猛士”来守四方,这里所谓的“猛士”无疑就是人才了。但是由于不同的皇帝对于人才有不同的见解和要求,因而有许多本来是人才的“猛士”被埋没,被压制,甚至被致死;也有许多不是人才的“猛士”却能窃居高位,专权擅国,为所欲为。历史的事实也正是如此,像苏轼、岳飞、海瑞、袁崇焕之辈,在他们的皇帝眼里都不是什么人才,可以罢官、削职、流放,甚至遭剐三千六百刀;而秦桧、蔡京、严嵩、魏忠贤之流,在他们的皇帝那里都是超的人才,可以高官任做,骏马任骑,妻妾任娶。魏忠贤明明就是一个太监,皇帝一高兴竟然赏他一名如花似玉的“对食”。

箱筐
外墙铝单板
桃树苗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