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魔潮起时 第六十二章 超凡的战斗(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2:08 编辑:笔名

魔潮起时 第六十二章 超凡的战斗(下)

伴随着轰鸣声,灿烂的烟火在空中绽放,一个恍若斩首剑的外形出现了,它是如此的巨大,仿佛笼罩着整个城池。

花火,又名‘召唤袍泽’。

东城,某个隐秘的角落,洞穴内,漆黑如墨,安静的连针落地都能够听到见。

一双眼睛透着一个孔洞对外望着,一眨不眨的,时不时闪过的是焦急和等待的神色。当花火在天空炸响的时候,他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点火!按原计划出发!”

火把被点燃,这个时候可以看到整个洞穴内,数以千计的人,强壮的身躯,嗜血的眼神,他们已经等待很久了。洞门被打开了,如雷而过的战士们分成了数个分队,如同蜿蜒的九头巨蛇一般冲向了各地,他们的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最后出现的是努克,他走出洞穴后,带着数十名战士,直接对着金蒂姆子爵府奔去。整个埃尔兰特,东城是最奢华所在。贵族、富商、职业者等等都集中在此地,野蛮人军团负责这里,也不知是不是首尔城主的特殊安排。

当军团被分散开来的时候,指挥权已经被下放到了百夫长,他所能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现在是回家的时候了。

同样的情景,在埃尔兰特的各处出现,一个个战士带着嗜血和仇恨冲出了藏身之处,他们也让整个战场走向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

看着天空那灿烂的烟火,瓦伊的王的脸色瞬间变的阴沉,原本已经收敛至薄薄一层的火焰陡然又舔出了数条火舌,显示着他心里的不平衡。

“如此的话,之前的一切都是你在示弱,包括你死亡的消息,包括多罗斯家族的投诚,都是你安排的吗?”瓦伊德王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如同乌云压城,蕴含着无穷的愤怒。

“你还真的很舍得啊?为了一次胜利,居然把整个埃尔兰特都放弃了!”

“想引你瓦伊德王入局,不舍下老本,怎么能让你相信?!不过,以你的老辣难道还看不明白吗?这一次真的只是单纯的局部战争吗?我只要把你这些战士都留在了埃尔兰特,克雷斯王应该不会再派遣兵马了吧?毕竟你们的敌人都在等待着你的虚弱。”

“再说,兰蔻能够引你们克雷斯人作为援助,那我们索罗斯王国就不能找援助了,或许你的消息不够灵通,亚细亚王国已经把军队开到了兰蔻城邦的近海了。”

“不过,我想你应该也没有完全放下戒心吧,要不然,刚才我的那一次刺杀,你不一定能躲得过。还有我匕首上的毒,居然对你一点效果都没有?”黑袍人的声音中带着点疑惑:

“不错,我是感觉有些不对,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些超乎我的想象。但是却没想到你那么狠,居然以整个埃尔兰特的子民作为诱饵。”瓦伊德王如此说道:“‘绝望之手’阁下的大名我已经听闻了好久,是几乎噩梦般的存在。我自我感觉已经很高看你了,却没想到还是小看了。”

“不过,你的‘绝望匕首’确实是恐怖,如果不是谨慎起见,我在之前就喝了解毒魔药,或许,我就会栽在你的手下。但是,我没死,那结果就已经改变了。”

“改变什么?你感觉自己还能赢吗?“斗篷人很奇怪的问了句。

“是的,只要把你留下,我自然有充足的时间去料理埃尔兰特,即使我想把这座城市变成废墟,那只看我想不想做!杀了你,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瓦伊德王极其冷静的说着。

“就凭你,想杀我?开玩笑嘛?“

“当然还有我!你所凭借的不过是速度和潜行能力,我在了,那你就跑不了。”说话的是菲尔斯?兰蔻,进城后的他存在感很低,除了刚才的援救瓦伊德王的那一剑,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出彩,可他却真正的瞒过了作为暗影刺客的斗篷人的感知,至少在隐匿方面的造诣不低。

不愿意在说些什么,瓦伊德王一握自己的长矛,直接冲锋而去,他的脚步是那么的沉重,青石板铺成的地面在他的踩踏下块块开裂并焦糊一片,而带来的是狂猛的速度,没有完全的靠近,长矛陡然被他抡起,重重的矛影带着炸裂的气流淹没了斗篷人的身影。

斗篷人再次消失了,但菲尔斯已经全是笼着这一股旋风,他的双刀被挥舞的如同一个轮光球般碾过,他所前进的方向看似空无一物,但刀光划过,斗篷人却有再次出现,若仔细看,此时菲尔斯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银色,和他长刀一般的颜色。

双刀并行,一刀接着一刀,一下快过一下,银色的刀身上不是闪过的气刃切割着四周,岩石铸成的房子在剑气下,如同豆腐一般的脆弱,不断的崩塌倾倒,而几乎完全被刀光笼罩的斗篷人,也没有一点喘息和逃脱的机会,被逼迫的只能以自己的匕首去格挡。

很显然,菲尔德的眼睛加持了某种特殊的可以看透潜行的技能,而他的速度更是不逊色斗篷人,这或许是他被派到埃尔兰特的原因。

他们的一侧,瓦伊德王并没有前冲,他紧紧的握持着长矛,一股股岩浆般的火焰开始在长矛上聚敛,灼热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四周都变得焦黄。

——火焰冲锋

一身不吭的,他开启了这个强悍的技能,在等待着机会。

从接触到现在,仅仅片刻话语的功夫,超凡的战斗已经开到了最高潮的时刻。

…………

或许拥有的越多就没有安全感,又或许是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基本上,这个世界的贵族庄园都是单独的堡垒模式,如果是在城外,就是一座小型城堡,即使是在城内,大门锁死,占据各个要点后,基本上就是一座微型的碉堡。

金蒂姆子爵府也不例外,此时,其他的各处都已经放弃,以议事厅为核心,三座联通的大门被封死,制高点也安排了弓箭手,墙壁之下都是陷阱,为了防止火攻,院子内还有数个灌满了水的大缸,所有的人都已经手持武器,或安静,或紧张的等待着。

沐恩站在三楼的窗户处,这里是努克的房间,也是金蒂姆子爵府最高的地方,格罗亚和科伦也在这个房子内,或许是战前的压抑,他们都没有说话。此时,沐恩手里握着一把弓箭,远眺着城门的方向。

那里已经数个地方被点燃了火焰,熊熊烈焰伴随着的死亡和杀戮,他已经能够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和努克鹰眼术那种可以看清楚万米外的强悍眼力不同,那滴血液强化了沐恩的眼睛的动态视野,他可以看清楚一个蚊子灵动的飞行轨迹,但以视力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增加,可此时,他已经能够看见金蒂姆子爵府外绰绰的人影。

至少一个精锐百人队的战士已经到达了金蒂姆子爵府外。

沐恩看了看还算很远外的杀戮和哀嚎声,有些奇怪,理论上来说,一路烧杀抢掠也还没到这里啊?

除非这一队奔的就是这里,而当看到一个驼背的身影后,沐恩明白了,也后悔了,或许固守子爵府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决断。

卡奇,金刚持矛武士,即使是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他也是唯一牺牲的二阶职业者,而那个驼背的身影,追踪者科里,卡奇小队中唯一幸存的人,之前的那次逃亡后,他们就把一切都禀告了瓦伊德王。

所以,他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报复,还有的是来自统帅的命令,抓住那个变龙的女孩。为此,他得到的支持就是身边一个手持圆盾长矛的战士。

沐恩在看见驼背者的一瞬间,他的眼睛就收缩成了一条线,紧接着,驼背者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才真正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普通的圆形臂盾,普通的长矛,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着装,看似都很普通,和普通的克雷斯战士没啥区别,但是,所有人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哪怕是他身边走着的是一个比别人高了半个身子都不止的巨人攻城者,他仍旧是最吸引人目光的存在。

似乎是感觉到了窥视的目光,那男子居然远远的看向了沐恩,他的嘴角似乎还带起了友好的笑容。

“这个战士似乎已经达到了二阶,甚至在二阶中也算有些实力的存在,如果我全盛的时候,他算不得什么,但是现在,我们该逃走了。”科伦也看见了,他握了握手中的黄金烟杆,语气有些无奈。

“走的话死的更快,那个驼子是个追踪者,猎杀者小队的最后一人,我们都走不了。老师,你看着格罗亚,我要下去了。“说着沐恩就直接从窗户下跳了下去,三楼的高度,手脚再屋檐墙壁数次借力,他已经到了地面,轻巧的仅仅带起一点灰尘浮起。

而在楼顶,科伦看着自己的弟子,在看了看乖巧安静的格罗亚,勉强的笑了下:“格罗亚别怕,爷爷会保护你的。”

而他的手,则在衣袖下摸出了一个小瓶子,血红色的小瓶子。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在线咨询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州医院看癫痫哪家好
沈阳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郑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