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在墙之外 第二十六章 不存在的皮衣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8:50 编辑:笔名

在墙之外 第二十六章 不存在的皮衣

雀昭焱在天泽夜冷冷的目光中失意的低下头,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闪过的飞刀。

“当心!”

天泽夜一把将雀昭焱推开,对着来刀的方向甩出一张符纸,轻唤道:“束。”

符纸瞬间变成一大块,扣住来人,天泽夜走过去,一脚将那人踹倒在地。

“偷袭是有技巧的,明白?”

话音刚落,长鞭的影子又朝自己起来,天泽夜迅速一个翻身抓住辫子,将对方扯过来又用符纸束缚起来。

这样的人来了三三两两,都穿着深蓝色的袍服,戴着高高的帽子,手里都拿着辫子,刀,剑之类的武器,似乎是打算围攻天泽夜。

“你小心……”

雀昭焱话音未落,天泽夜的符纸就已经对着几人丢出去,只听“膨”的一声,几人立即飞出几米远。

“你……可恶……”几人想站起来,看着天泽夜手中的符纸,又退了几步。

“光天化日之下!谁敢在古城造次!”

一道符咒忽然从天空中劈落而下,天泽夜用一道爆破符抵挡开,看着那人被其它几人簇拥而下。

和先前的人是一模一样的衣服款式,不过帽子上镶嵌着一颗宝石,看起来地位很高。

几个被天泽夜束缚住的人被对方用符咒解开,跌跌撞撞的跑到那人身边指着天泽夜诉苦,而那人听着他们的讲述,眼神越来越严肃且愤怒。

“古城可以接受外宾,但不是你们这种蛮不讲理的人,请你们马上滚。”

从小就高高在上的雀昭焱十分看不惯那人的这种口气,立即站出来反驳道:“你才是不讲道理吧!是你的人先功过来的!”

“勾搭阴鬼的下等人,别跟我说话。”

雀昭焱这下算是明白了,他是觉得天泽夜和他勾搭阴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

雀昭焱现在就算再怎么生气,燃起的都不过是一点点小火焰而已,对方看着他的样子,笑意越发明显。

“心浮气躁,成不了大气。”

雀昭焱刚打算冲上去,天泽夜却只是伸出手拦住他,轻蔑的看着对方说:“成不成的了大气,轮不到你这种虚张声势的家伙来评定。”

天泽夜话音刚落,簇拥着对方的其他人立即全被炸飞,天泽夜一秒闪到那人面前,在那人头上贴了张符纸:“破。”

对方迅速被炸飞好几米远,刚抬头,天泽夜却早已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瞳孔猛地一缩,扔出一个烟雾弹,顿时遮住了天泽夜的视线。

对方站起身,整理两下衣物,武器还没到手,一道血痕却出现在手臂上。

天泽夜的匕首抓在手上,指着在对方迅速退回的脚步中将他一拳打翻在地,右手的匕首万分迅速,又在那人的脸上划了一刀。

烟雾散去,天泽夜的匕首指着那人的脖子,胜负已分。

簇拥着那人的几人全都目瞪口呆,包括一旁的雀昭焱。

天泽夜的动作,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半分……

这就是他的真正实力吗……

对方看着天泽夜的匕首,忽然豁达的笑起来:“少侠真是好身手。”

“过奖。”天泽夜冷笑一声,把匕首又往前抵了一些:“还试试吗?”

对方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下天泽夜的匕首,赔笑说:“抱歉,刚才恕我冒昧,望少侠原谅。”

天泽夜的匕首利落的一收,放在身旁说:“没什么,我是得罪大法师了。”

法师?

雀昭焱此时终于反应过来,这些人就是那些官员口中的“法师”啊。

“二位少侠可知此为凶地?为何来此处?”

“活童祭,究竟是怎么回事。”

法师的目光立即警惕起来,打量了他俩一番:“你俩就是活童祭上闹事的人?!”

“怎么,还来?”天泽夜轻笑着,右手的匕首闪着凌厉的光。

对方收回步子点点头,转过身说:“我知道了,二位少侠随我来吧。”

“哼……把那些小鬼都放跑了……怎么找线索嘛……”雀昭焱看着对方的背影,不禁小声嘀咕。

“没什么。”天泽夜淡淡的说。“现在,面前的才是关键。”

——————

法师殿中,对方将两人领进一一间屋子,给两人端来茶水和小点心。

雀昭焱刚举起茶杯放在嘴边,天泽夜立马一把将茶杯抓过来,放在桌上,还把点心往前推了推。

“冰雪聪明”的雀昭焱立马反应过来说:“你是不是下毒了!”

法师莫名其妙的看了雀昭焱一眼,愣了一秒后举起茶杯一口灌了下去说:“少侠多虑了。”说完,还吃了一口点心。

被打脸的雀昭焱气急败坏的看向天泽夜,天泽夜却只是轻轻举起杯子,似笑非笑的说:“里面确实没下毒,但有刀片。”

法师听完之后立即黑了脸,天泽夜则是随意将茶杯砸成碎片,将碎片中的刀片拾起来说:“这个杯子有个小小的机关,若是喝的时候不注意动作,可就吞刀片了呢。”

法师依旧黑着脸,看着天泽夜若无其事的又拿起一个点心说:“吃这个点心可也是很有技巧的,看起来像包着馅的,所以肯定会咬一大口,于是那根灵巧的针就会断掉,随着食物直入你的喉咙。还有……”

天泽夜转过身,指了指门后:“用不着让几个姑娘来守尸吧,你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我们死不了了对吗?”

半虚半掩的门轻轻打开,几个拿着武器的姑娘怯生生的看着天泽夜,手中的武器不约而同的放下了。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诚心诚意的聊聊活童祭和鬼屋的事情了吗。”

法师无奈的低下头承认到:“少侠果然不是凡人……敢问二位少侠贵姓?”

“免贵姓天。”

“姓雀。”

法师点点头,让几个女人把点心和茶都撤走后问:“二位的姓氏,我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王法师。”天泽夜不耐烦的站起来:“我不明白你和我们继续无意义的套近乎有什么用,你可是坛师,地位不低,是想让这种小脑筋损毁你的形象?”

王法师还没问出天泽夜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天泽夜就摔出了一份文件:“你们的资料和身份我都调查过,再清楚不过了,现在还有什么想瞒的?”

王法师认命的点点头,苦笑着抬起头说:“那要从一户人家说起了……”

————

古城中的一屋,昏黄的灯光闪烁着,立马不时传来尖叫声。

屋里的男人对着倒在地上的一个打脚踢,而女人只是护着头,默默呻吟着。

男人看到女人那副样子,气更大了:“本来就活的不容易!还要养你这个废人!”

一个小姑娘跑过来,对着男人大喊:“别碰我娘!”

男人一巴掌把小姑娘抽到在地,看着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从身旁拿起一个酒坛子,对着女人的头砸了下去。

女人抽搐两下再无生息,姑娘则是大声哭喊起来:“娘!你别走!”

男人看着姑娘光洁的皮肤,无意中扫了一眼身旁的刀,抓起女孩的头发拎起来放在菜板上。尖叫又从屋里传来,不一会儿,姑娘也没了生息。

满脸是血的男人满意的看着手中的人皮,笑出了声。

————

“停停停……”雀昭焱闭上眼睛朝王法师摆摆手,说:“这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天泽夜则是静静的低头沉思道:“你说过,那是个落魄的疯子,杀了他的妻子和女儿,那么那间屋子里的鬼小孩,应该是她女儿,至于那间咬人的屋子,是他妻子没错吧。”

原来那时酒坛子的碎片,是杀掉妻子用的。

王法师点点头道:“却是,不过现在有个很大的问题。”

“说来听听?”

“那个男人当时卖掉了那件皮衣,后面不知怎么失踪了,再找到他时,已经是被剥了皮的尸体了,至于她女儿的皮,也不知去了哪里……不明事理的人都说……这个故事是我们编的,天雷没有规律。但只有我们知道,故事是真的,鬼小孩是真的,天雷因孩子们被止住,也是真的。”

“那让我们从头理一理这件事情好了。”天泽夜闭了一下眼又睁开:“首先,鬼屋出现了鬼小孩,你们的孩子去的时候有一个人被同行的小乞丐杀掉,你们认为是小乞丐被附身了,杀掉她祭天,但其实不是她,接着出现了天雷,于是你们为了杀掉真正的被附身的家伙,也为了阻止天雷,开始肆意虐杀小孩,也就出现了活童祭。”

“是的。”

“嗯……”天泽夜低下头沉思了了一下:“我知道了,待我回去理一下头绪,今天多谢款待了。”天泽夜撇了一眼窗外,天色已晚。

“知道了,不过少侠……”

在天泽夜和雀昭焱刚走到门口时,法师忽然叫住了他们。

“您们最好还是别掺合这件事,许多想管这件事的,都是被剥皮的下场。”

天泽夜冷笑一声,转过头道:“多谢提醒。”

————

“泽夜,那家伙说的到底真的假的啊?”

今天天泽夜的随意推理真的有点惊到雀昭焱了,不禁有点小崇敬。

“这个还不好说。”天泽夜低下头:“那些官员给我讲的小乞丐的故事也是模模糊糊的,感觉被抹去了一大堆细节,那个法师说的事情也不可信,他的目光一直在躲闪什么,不过现在的关键点,应该是那件皮衣……”

“不是说不存在吗……”雀昭焱有点一头雾水,他还没来得及提出下一个问题,周围本是繁华的古城忽然变成了一片黑暗。

“??!”

“当心些,鬼的结界。”

透过黑暗,雀昭焱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人影在翻找着什么,嘴里默念着:“在哪里呢,到底在哪里……”

人影忽而一下消失,转过头,他已经出现在了雀昭焱身后。

“呐,你看见我的衣服了吗?”

北京市海淀医院预约挂号
安化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阳痿方法
南昌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白癜风治疗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