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七三七章 你好,先生(七)

发布时间:2019-10-13 04:56:04 编辑:笔名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七三七章 你好,先生(七)

爬到窗户边,米尔顿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一点喜色。数十颗钢壳炸弹在这时炸响,冲击力携带着无数弹片将他推到窗户下的墙角。衣服成了碎片,身体表面被破坏得一片模糊,渗出的鲜血汇在一起淌在坑洼的地面上。

好像是某种深度手术开发,火炮和钢壳炸弹的碎片都未对米尔顿造成致命伤害。皮肤远比普通手术者还要坚韧,如同一件自带的强力防弹衣般,弹片没能有效穿刺进他的身体里面,全部被那层皮肤阻挡,嵌在了那里。

米尔顿弓着身体站起来的时候,肌肉蠕动,那些弹片被当成了外来物,一片片从他的身体上挤出,落在血泊里。

不敢有半点停留,米尔顿现在只想着如何尽快逃跑,离开这间住所。翻出窗户,米尔顿用手死死抓住窗沿,想要借力越到更上一层楼层。这里是十三楼,几十米高度带来的冲击力并不是他可以承受住的。

“瓦恩!”米尔顿惊慌地喊道,期待着就在对面的圣堂的人可以给他提供掩护。但脑袋还未偏转过去,两道尖利的破空声音刹那间便冲进了他的耳膜里。身体下方的墙壁轰然炸开,米尔顿尚未有任何感觉生出的时候,他便看见在一块块墙壁碎石之间,还夹杂着两条喷出鲜血的腿。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仿佛要哭出来,双腿被狙击子弹打断,疼痛感漫布了他的全身。哭的感受是什么,米尔顿的大脑在此刻完全调用不出来。

手臂在疼痛的刺激下生出巨大的力量,米尔顿一面痛苦吼叫,一面猛然撑起自己的身体,向上弹射过去。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他将手臂打得笔直

,想要抓住马上就要触碰到的上一层的窗沿。

“砰!”清脆的声响从上方狠狠压在了他的身上,数块玻璃碎片落下,直直砸向他的脸。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玻璃划过他的脸,未曾划破那层坚韧的皮肤。但当他睁开眼睛,就要重获希望的一身炽热血液却在这时急剧冻结。

数个黑黝黝的枪口从窗户那里探出来,已经稳稳对着他的脑袋,几张面罩后面冷漠的眼神让他忘记了现在应该抓住已经达到的窗沿。随即几个枪口调转,对着他的手臂喷吐火焰。

已经不能感受到疼痛了,米尔顿的眼睛里只有那代表着死亡的微弱枪口火焰。躯体和两条断开的手臂一同落下,他嘴里还不忘喊着“瓦恩”,期待着自己可以获救。但身体在落下的过程中调转了过来,短瞬间的恍惚让他的眼神模糊起来。

在自己喷出的鲜血里面,他好像看见了对面瓦恩所在的那间住房。窗户同样被爆炸冲成了碎片,几个人和他一样,从窗户那里冲了出来。

火铳的声音顿时响起,形成了一个圈,将米尔顿完全围在了中间。无数子弹紧接着从他身后倾泻出来,弹道拖着烟雾交织成了一张隐隐约约的,而瓦恩和他的几个手下,也在米尔顿狠狠砸了一下眼睛的时间里,彻底被酸性白金子弹炸成了碎片。

这时才完全看清楚瓦恩和其他几个人混在一起的尸体碎块,以及那些碎块后面,围成了一个圈,同样带着面罩正看着自己的人。

“啊、、、”米尔顿想嘶吼出来,声音沙哑,喉咙出现堵塞感,尖利的吼声才走出嘴巴,一口鲜血便将之完全熄灭。身体扭动,混乱的脑袋让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才好。但他不想就这样死去,他想要向神灵祈祷,念头才出现,好像便以应验。

几双稳健的手从下方的窗户口伸了出来,拖住了他的身体,随即将他扯进了房间里。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米尔顿一面说话,一面吐出鲜血,呼吸渐渐微弱起来。他感觉躺在了坚实的地板上,周围一圈带着面罩的人都看着他,好像正在欣赏一件由他们精心制作出来的艺术品般。

“所有小队立即进入住房安放白金火药,无论是否成了数块,只要脑袋完整,上面都得带着几个弹孔!”黛尔亚当即说道,“通讯小队,马上报告你们的情况!”

“副团长,发现敌人留下的通讯器,已经在进攻中破坏,但留下了核心,现在正在根据上面的存储机构紧急接入到他们的频率中,大概需要一分钟时间。”

“好,你们加紧时间。炸药安放完毕后,所有小队按照计划撤退。礼车就在大楼一旁,将重机枪丢弃,一到六小队乘坐礼车离开,七到十二小队走地下水道,其余小队立即对自己进行伪装,离开这里后,自己找礼车达到指定位置。狙击小队,抛下身上的重物,你们得再加快速度,敌人已经发现这里的动静了。特别小队,你们离开这里后去沟通这里的黑市贩卖络,我需要在不久后知道这里黑暗世界的大致情况。”

“收到!”复数的声音同时响起,黛尔亚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医疗小队呢!”黛尔亚看向刚好打开的住房门,“强心剂和止血剂,还有兴奋剂,赶快注射,这人还不能死。对了,还有解毒剂,注射五倍份量,等一下还需要他开口说几句话才行。镇定剂也不要忘了,那才是有用的东西。”

“通讯组,好了没有?”说话时间里,数十只注射针管同时插在了米尔顿的脖颈处。药剂在十来秒后便起到了效果,眼睛里正在渐渐膨胀开的瞳孔在这时骤然紧缩成了一个点,微弱的呼吸开始复苏,“用袋子装起来,不要让血液流在楼梯里面。”

“副团长,已经成功接入,我们马上赶到你那里。”

“在楼梯口处,记得将扩音器准备好。”黛尔亚回答时用另外一个专用通讯器联系上了卡西亚,“团长,顺利完成计划,我们正在撤退当中。有一个敌人活着,但不知道是否为他们的指挥者。通讯器好像只有一台,我们的人已经接入到他们的频率当中了。

“谢谢了,非常好的消息。你接下来将我的话记下,这是让那个活着的敌人说的。”

黛尔亚当即从裤口袋里摸出提前放在那里的纸张,用手指沾了一点袋子里敌人的鲜血,在上面用帝国语写出“救我”两个字来。

这时,通讯组的几个人也从楼梯那里下来,与黛尔亚等人汇合在了一起。

“副团长。”通讯组的队长递过去传声筒,他同时接过黛尔亚手上的通讯器,安装在了扩音器上。

“听得见我说话吗?”黛尔亚将袋子打开一个口,看向脸面沾满鲜血的米尔顿。

“不要、、杀、、、”

“听得见就好。”黛尔亚直接打断米尔顿的话,“等一下你重复这两个字就行了,那样或许我们可以放了你。现在以帝国那些机械师的技术,用机械臂来代替你原来的四肢完全可行。但若是多说出一个无关的字眼,你的队友们是什么样子,我保证你也会是什么样子!”

看见米尔顿点头,黛尔亚让手下打开通讯器,一两秒的杂音后,当即传来粗暴的声音:“米尔顿,怎么回事!你那边怎么样了?我在这里看见了爆炸!”

“救我、、、救我、、、”米尔顿带着痛苦,好像乞求般。黛尔亚这时挥挥手,身旁的几个人抡起火铳,数枪托当即砸在了他的后脖颈处。

见到敌人晕过去,黛尔亚才让人打开扩音器,并将传声筒靠近了些。

“原来他叫米尔顿?”卡西亚带着疑惑的声音回荡在楼梯间。

、、、、、、

突然而来的沉默降临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你是谁?”

“你们不是正在找我吗?有些嫌你们的速度慢了,所以我主动来找你们了。但好像大家的运气都不怎么好,没能碰到一块。我在这里没有见到你们,真是遗憾。”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你们还在那幢大楼里面啊!我以为你们都撤退回来了。真是对不起,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卡西亚故意拖长了自己的声音,他自己有些想笑,但被极力忍住了,“那下一次吧,各位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就先离开这里。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滋滋”话音落下,通讯准时切断了。

北京前列腺痛男科医院
大连哪个妇科医院
黑龙江防治前列腺炎医院
南京早泄到哪个医院治
天津比较好一点的医治早泄医院
友情链接
佛山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硬脊膜脓肿医院 仙桃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赤峰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三明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伊春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牡丹江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抚顺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通辽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公主岭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通化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鞍山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漳州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宁德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贺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盘锦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昆明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抚州有哪些产科医院 定西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黔东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延边有哪些儿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林芝眼科医院哪家好 贵港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贵港有哪些全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石嘴山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哈密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贵阳颠康医院地址 白癜风饮食 白山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白癜风症状 延边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延边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钦州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精索静脉曲张吃什么药 玉林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口炎怎么办 玉林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皮肤病有哪些症状 扁平苔藓吃什么药 不孕不育能吃的食物 河池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肺癌检查项目 河池有哪些综合医院 浅表性胃炎的饮食 来宾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普洱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神经内科检查 西双版纳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获得性视网膜劈裂医院 塔城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咽部乳头状瘤医院 阿勒泰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 营口有哪些一丙医院 宜春有哪些其他医院 广东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室缺医院哪家好 温州男科医院 清远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妇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