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篡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兰心智慧

发布时间:2020-02-15 20:30:55 编辑:笔名

篡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兰心智慧

而瑶云见到姐姐脸上带有泪痕,一脸焦急的跑过来找自己,顿时一股怒气从心田伸出。

瑶云俏脸含煞,一双曚子寒气陡生,并祭出了自己的法剑,迎向广寒,大怒道:“姐姐,是不是那玉帝老儿欺负你了,我去找他去,即使是拼个自爆,我也不要让他好过。

宇龙怎么还没回来,走,我们找宇龙去,让他来杀了玉帝这贼子。”

广寒见云妹妹这般愤怒,冷静了下来,恢复了往日冰山美人的风姿,接过瑶云的剑,説道:“妹妹,听我把话説完。”

瑶云见姐姐脸上除了泪痕犹在之外,与往日无二,而此时心中又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觉,迟疑道:“姐姐……是不是……宇龙他出事了。”

广寒强自压下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强自镇定的説道:“妹妹,这渡劫的人,便是宇龙。”

“什么?!姐姐,怎么可能?!”

瑶云顿时惊呼道。

“妹妹,这一次……是真的!”

广寒説罢,眼中止不住的涌出了泪水。

玉宇龙现在可以説是她们的天,她们的一切,要是玉宇龙不在了,瑶云不敢想象,也和姐姐能否活下去。

显然,长久的相处,瑶云也喜欢上了玉宇龙。

此刻听到姐姐的话后,瑶云娇躯颤抖,就要摔倒在地上。

广寒此时已是泪流满面,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倒,自己这一倒下,可能再也见不到玉宇龙了,她和妹妹也再也起不来了。

广寒强压制住心中的苦楚,对瑶云説道:“妹妹,醒醒,我们不能倒下,就是宇龙这的抗不过这天劫,我们也要去和他一起。

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块。”

瑶云听完这话,抽噎到:“姐姐説的对,我们,一定要去见宇龙。”

“妹妹,我们一定不能乱了方寸,这关系到我们能否见到宇龙,所以我们姐妹这次要好好地谋划一番。”

此时广寒心中一片悲凉。

为什么,苍天,你给了我希望,为什么又要让我和云妹妹绝望,他不过是飞升仙界,苍天,你为何如此绝情。

“姐姐!姐姐!”

瑶云间广寒如此悲凉的神色,更是心痛的唤道。

“我们……我们一定要见到宇龙,即使是这天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们也要和他在一起,即使是……

能死在一起,姐姐我也无怨无悔!”

广寒一脸心慌,随着话语的吐出,转为恐惧,最后一个字突出,却是一脸坚定之色。

“嗯,姐姐説得对,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即使是天,也不能拆散我们。”

瑶云説完这句,一脸决然,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只有一个信念,陪着宇龙一起死。

此时宇龙知道自己要完蛋了,却是十分挂念广寒和瑶云。

他早已经通过两女的魂玉感觉到两女的心情,心中更是焦急万分。

但这天劫却是将他困住了,感到两女要过来一起送死,宇龙却是毫无办法,一边抵抗着天劫,一边掏空心思的思索破解之策。

可是……根本毫无办法!

“贼老天!有种你就来呀

从此以后,本少跟你势不两立,我不修到把你捅个对穿,誓不罢休,啊!”

宇龙转念又想道:“哎,是我害了你们,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我不甘那!

我宇龙到底做错了什么!

贼老天你要这般害我,我与你不死不休,啊~!”

“既然阻止不了,就全都来吧,玉帝,王母,你们欺负了广寒这么久,大家都要死了。

你们,还有仙界的众位,都一起死吧,就让我最后来完结这一切吧,只可惜,你们,死得太轻松了。

我好不甘心,不甘心那!”

儿瑶云住处,两仙女此时一脸的坚定。

是啊,她们的天都要塌下来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打击人的吗?!

此时广寒沉思了一下,遂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妹妹,此番我们前去还得好好谋划一番。”

随即广寒大手一挥,瞬间布置了三层结界,防人探查,半圣布下的结界,想来此时在这仙界力量较为空虚之时,定不会有人能察觉什么。

接着,广寒轻启朱唇:“此番我们首先是要弄清我们现在的状况。

第一,玉帝下令大罗金仙巅峰之上的仙人都要去,这次也正好让他有了机会对付你。

妹妹要是随着一起去了,以玉帝的奸诈,他定会想着法子赚你去劫云之中,亦或者再回来的路上悄悄派人把你……

想来六界中会有人帮他做这事的。

而若是你不去,玉帝定会秋后算账。

那么,玉帝回到仙界之时,便是妹妹你异首之时。

更甚至,他会拿你来要挟我,*我就范,然后拿我来要挟你。

如此,我们姐妹便会再无生机可言。”

听到姐姐的分析,瑶云却并没有体现往日的愤怒和恐惧,仿佛在得知玉宇龙在渡天劫九死无生之后,愈发成熟了一样,心境也愈加圆润通达。

广寒看着平静的瑶云,吃惊地目光一闪而逝,接着轻轻diǎn了diǎn头,在内心感慨道:“妹妹的心境终于大进了。”

广寒接着説道:“而我,玉帝定已暗中派人加以监视,而且极有可能是那千里眼和顺风耳还有土得老贼在暗中监视我们。

这里不比广寒宫,广寒宫内院之中有我和妹妹长年以来所布置的禁制,后来又有宇龙布下的诡谲大阵,想来定是固若金汤,即使是半圣修为的人想要不被察觉而窥视,也定会被发现。

现在那三人定是在某处窥视我们,所以姐姐我想要出这仙界而不被他们发现确是要好好谋划一番。”

“那姐姐,刚才你説宇龙在渡天劫的话,被他们听见了?!”

瑶云一脸担忧的説道。

“无妨,妹妹,我如今已有了半圣的修为,这也是我此次来,要与你説的。

妹妹,我以化修为圣*强提至半圣,在我的领域之下,他们定然什么都听不到,虽然只有十日时间可活了。

但为了接下来的计划,却也值得了,只要……能死在他身边……”

“啊?!姐姐?!”

“妹妹,不必担心,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妹妹听好下面的计划即可。”

广寒打断了瑶云的关心,将下面的计划和盘托出,“妹妹,我们如此这般……”

话説广寒和瑶云正在商议之际,土德星君三人却是睁眼瞎,什么也没听见。

土德拿着当日玉帝苦苦向老君请求,以老君半生修为炼制好的聚音仙螺,一脸的焦急。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时百试百灵的仙器此时为何怎么施法也没有半diǎn反应。

三人虽是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要是放在平时广寒大罗金仙巅峰修为,出了广寒宫,他们是要听到广寒的话,乃是毫无压力的。

可是如今广寒已是半圣,这聚音螺只能聚集到半圣之下的人的谈话,对半圣却是一diǎn用都没有。

当然,玉宇龙这妖孽他们也是无法监听的,盖因那家伙的功法太过逆天诡异,加上又有神器水月幻皇剑,想要让人盯到才是难呢!

土德无奈,只好招来一手下,叫他去向神魔密地的玉帝传讯。

玉帝也是煞费苦心,安排了他们三人不説,还各自给与他们十位手下专门传消息。

可惜,这次玉帝即使是知道了此事,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把心往肚子里强赛,神魔密地此时已是只能进不能出了。

话説广寒与瑶云商议完毕后,便一起急急飞回广寒宫,广寒早已经掩藏了自己的修为,看上去与平时无异。

回到广寒宫后,广寒立即下令封闭广寒宫,为冲击半圣做准备。

此时土德他们也通过守在广寒宫们前的女弟子的话知晓这件事,只觉得蹊跷不已,但又毫无头绪。

广寒宫封闭不久后,一对对宫女心急火燎的赶往中央大殿。

不久,瑶云走出广寒宫,混在仙人里赶往中央大殿。

这瑶云却是广寒所装扮。

中央大殿,老君看着一对对仙人进入传送阵,并在心里清diǎn着人数,又不时用眼睛扫视着人群,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广寒混在人群里,随人群通向传送阵,在靠近老君之时,顿时感受到了老君那怜悯的目光。

广寒心中叹了口气,知道老君没有识破自己,他这是看到瑶云去送死应有的反应。

她心下又有些悲凉,连老君这样的老好人也不愿意为自己和妹妹説一句话。

仙界,冷漠致斯!

但她还是怒气丛生的冷哼了一声,随即通过传送阵消失不见。

且説广寒宫,那三个猥琐的王八蛋仍然躲在暗中盯着广寒宫,像往常一样,只要广寒不出来,他们就会一直呆着。

哎,真是敬业的狗仔队呀!

可悲呀,别説他们在这儿苦苦等候,就説广寒宫里,内宫中此时却是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要是有一阵冷风吹进去,进去的人还以为里面闹鬼呢!!

话説广寒和瑶云回到广寒宫后,封闭寒宫,依计划行事,立即将寒宫内有用的东西和宇龙送给他们的东西全部带走。

待收拾完毕,广寒宫已是一根毛都不剩了,除了禁制还保留着,迷惑敌人。

随后广寒以半圣修为,撕裂空间,将瑶云传送到仙界的一处隐秘之处,这才化作瑶云通过传送阵。

仙界盘天树,此时瑶云正躲在树上,隐匿气息,望向中央大殿。

瑶云心中焦急,但还是按姐姐的计划等待着,当看到姐姐进了大殿之后,心里揪得紧紧的,生怕会出什么变故。

好在焦急等待了一会儿之后,算着时间,想来姐姐一定是通过了传送阵。

瑶云暗自松了一口气,复又全神贯注看着中央大殿,静静的等待这是么。

良久,中央大殿再无一人进入。

而中央大殿之中,老君早已算好了人数,对仙界诸仙知晓的他看到人数差不多全到齐了,便不再等待。

老君留下三位大罗金仙巅峰的神将以天地人三才阵巩固好传送阵,又布下防止人攻击的多重禁制后,便通过了传送阵,来到神魔密地。

而此时的瑶云,盘算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老君很可能通过传送阵到了那一边。

随即瑶云隐匿好自己的气息,归心似箭的赶往中央大殿的传送阵。

到了中央大diǎn之后,瑶云努力平复了内心的波动,向三位守阵神将报出自己的名号。

显然三位神将已经在方才见过瑶云的,一位神将説道:“瑶仙子,你不是已经通过了传送阵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瑶云此时早已在和姐姐的商议之中,知道刚才进去的是姐姐,心中打好了措辞,不悦的説道:“刚才进去的不过是我向菩提圣祖讨来的宝物化出的分身罢了。

怎么,我还要向你禀报我要做什么吗?!”

瑶云和广寒与玉帝的矛盾早已是人尽皆知,三神将想到这diǎn,又见他连菩提老祖都搬出来了。

仙界谁不知道菩提老祖教出来的徒弟孙大圣啊,三神将也以为是瑶云的保身之策,不疑有他。

此时一位老成持重的神将抱拳説道:“不敢,请恕我们无礼,我们也只是担心有不明人士混入仙界对我仙界不利。

既如此,仙子请便。”

瑶云暗中欣喜,姐姐的计策果然奏效了,此时她冷面説道:“既如此,速速让我进传送阵,要是去晚了,玉帝老儿找我麻烦,你们担当得起吗?!”

“不敢!”

三位神将抱拳达到,一脸冷汗,随即将三才阵放出一个缺口,放瑶云进了传送阵。

三位神将身有守阵职责,也不知道神将密地是一个什么情况,亦不知瑶云説的是否确切,又不想去搀和玉帝的破事。

本着明泽保身的道理,三位神将并未立刻报知玉帝,商议等玉帝回返后立刻告知,想来玉帝也不会怪罪他们,随即三位神将立即进入状态,继续守阵。

此时广寒宫外,顺风耳刚刚派人去玉帝那传讯,便与另两人继续守着这广寒宫。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广寒宫已是一座空城,他们中了广寒的空城计,还一脸傻傻的看着广寒宫。

他们虽感觉哪里不对劲,却也以为是广寒真的在闭关冲击半圣,此时广寒宫的气氛不同以往,他们却也没有想到其他。

广寒毕竟是和一群仙人们还有玉帝那老奸人斗了长年的人,广寒之智,可见一斑。

好一个兰心智慧,心细如发的奇女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