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一位教师同一座厕所斗争12年 儿子骂他窝囊

2018-11-09 18:44:29
一名教师同一座厕所斗争12年 儿子骂他窝囊 杨雪峰,男,汉,45岁,呼图壁县五工台中学教师,大专文化,住呼图壁县城镇4街4组239号;孟志平,男,汉,45岁,大专文化,原呼图壁县乡镇企业局局长,原住呼图壁县城镇4街4组238号,现调到昌吉市任昌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

杨雪峰说自己为了邻居孟志平修在自家后窗边的旱厕奔走了12年。

他抱怨,12年中,7旬老母不能开窗透气,连病带气病情加重离开人世;13岁的儿子杨文被邻居妻子泼了脏水遭到极大伤害;他自己由于抑郁过度患上了短暂性老年痴呆。

今年1月,杨雪峰再次起诉,但是一直没有开庭。

双方说法 杨雪峰 老小保护不了儿子骂我窝囊 9月7日,记者赶到呼图壁县双龙小区杨雪峰家采访,他领着记者来到了他说的已故母亲的房间,一股潮闷迎面扑来。

屋子里的窗户紧闭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杨雪峰费了半天的劲总算打开了用密封条封好的窗户,臭味吹进屋里来。

记者从窗户往外看,见到一座旱厕,旱厕离窗边5厘米,杨家的后墙成了厕所的一面墙,替邻居遮挡着羞耻。

杨雪峰说:“12年前母亲去世后,这个房子就一直空着。

1991年5月23日,70岁的母亲发现孟志平在后窗准备建旱厕,就让我去劝阻;孟志平认为是在自家院子建厕所,不同意改建。

旱厕建成后,患重哮喘病的母亲不能开窗透气,如果开窗会臭气冲天,苍蝇满屋,母亲病情加重。

我与老母屡次要求拆除厕所,孟志平置之不理。

一个半月后,老母连病带气死在闷热的屋子里。

1994年,我告上法庭。

同年12月,法院开庭,但是我输了。

我败诉后,两家矛盾不断升级,到了不相来往的地步。

今年1月,我再次告上法庭,立案至今没有开庭。

” 杨雪峰说:“我上有老下有小,身为家中顶梁柱,可我老的保护不了,小的保护不了,儿子直骂我窝囊。

” 记者从后窗可以清楚看到旱厕的侧墙,孟志平在杨家儿子卧室后墙还盖了一个煤房,这堵后墙没有窗户,按道理,煤房和旱厕完全可以换个位置。

孟家院落看来是宽阔的,从土地使用图上看,院子长12米,宽8.9米。

孟志平 自家院中建厕没有影响他人 记者专程赶到昌吉,采访了已经调到昌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担任副主任的当事人孟志平。

在他的办公室,他给我们倒了茶;我们提起旱厕来,孟志平大倒苦水。

“家里本已有一个室内卫生间,那年县上推广五无厕所,我也建了一个,建厕的地方本来是自家院墙,但为了给邻家采光就推掉了。

我家很注意用厕卫生,用过的马桶都用木塞塞住,况且厕所没有窗户,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