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保卫国师大人 第125章 束发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9:21 编辑:笔名

保卫国师大人 第125章 束发

血树花粉的效力源自地心真火,哪怕经过这一重转化,对普通修行者来说依旧过于强横霸道。她不能像云崕那样直接服用,怕的是筋脉暴裂而死,此谓虚不胜补。必须加五、六倍清水稀释,方能一点一点喝掉,并且每饮三口就要原地调息十二周天,以炼化其效力。

此物入喉清甜爽滑,与一般蜂蜜并没有很大区别。不过紧接着就有一股丰沛而温润的力量从丹田升起,沁入浑身每一寸肌理、骨骼、筋脉和血液,其中蕴含的庞大生机,令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要欢呼雀跃。

这就是血树由地心真火转化而来的生命之力。冯妙君过往三年的修行全靠自行摸索,就如药师以身试毒,纵有收益,身体内部也多少受了损伤。这实不不可避免,然而只要坚持服用血树花粉数十日,这些损伤都能被妥善修补。

这就是培元之效。

她还处在长身体的蓬勃之年,表现没有那般明显。如是上了年纪的老妪服之,只消十余日就能消去鹤发皱纹,重回二、三十年前样貌。

冯妙君也没料到粉蜜的效果这么强力,所以她拿自己的私房存货偷偷兑了一大杯清水喝掉,结果足足调息了半个时辰,待到收工时就是一喜一忧。

喜的是,自己浑身皮肤都渗出了黏腻的灰浆,细闻还有淡淡腥臭味道。这对喜好干净的女孩来说很不可思议,但冯妙君心里有数儿,她辛勤修炼三年,纵使所学驳杂,也该迎来“洗髓”之变了。此前迟迟没有感应,她本就内心微急,不料吃下血树粉蜜之后,立刻就就将它榨出来了。

人生下来都是肉¥~体凡胎,吸红尘浊气又食五谷,身体中慢慢便积有腌臜之物,反侵入血液与骨骼当中,阻碍灵力的运行。而将它们都驱赶出去的过程,就叫做“洗髓”,只因血自髓中来,这便是个由内而外、轻身养灵的过程。

天地灵气衰退至今,修行之法适时而变,早没有了统一的境界度量标准,但“洗髓”却是修行者公认必过的关卡,此后道行进境不说一日千里,也比从前要高效多倍。

同时她也暗暗喊糟。云崕昨个儿可是跟她说“一早出门”,结果现在太阳都升起老高了。恐怕他又要变脸。

反正都迟了,不差这会儿功夫。冯妙君把心一横,干脆先沐了个浴洗去污物,才把头发搓干,去找国师大人了。

此时她的感受就是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自由呼吸,无一不舒坦、无一不自在。人下地走上两步,仿佛都能朝上飞起。

当然,这不过是洗髓轻身之后的错觉。

走到云崕房间门口,她先在左门框上轻敲一下,右门框上轻敲两下,空气中就浮起一面八卦盘。她在震位、艮位、离位各按一记,八卦盘也不见了。

现在,她才能够敲门,否则会被守护房间的风雷禁制劈得渣都不剩——云崕原话。至于八卦盘上的位置是固定的么?当然不是,国师大人随心所欲,想设哪几个方位,就设哪几个方位,保证无迹可循。

她敲了敲门,一重两轻,这是和云崕约定的、表明身份的暗语。

里面静悄悄地。

冯妙君皱眉,又敲了两下。

还是无人应答。

她左右张望,注意到房间的窗户也关得密不透风。当然,如今即将入冬,夜寒露重,多数人也会关窗睡觉。

她想了想,往后退开两步,默默站定,不再敲门,也并未推门而入。

约莫过了一刻钟,门才吱呀一声,开了。

她没听到脚步声。

云崕站在门内,静静望着她。冯妙君扬起笑容:“大人,天不早了。”

她笑得胸无城府,云崕却问她:“方才怎不进来唤我?”

“您想起来时,自会起来。”实则是她相信他没出意外。冯妙君口里答着,见他穿着中衣,脸色微显红润,发丝散乱披下,显然刚刚睡醒不久,眼中的迷离将往日的锋芒都掩盖掉。

这一刻的云崕,看起来居然有两分呆萌。

他伸手捂嘴,打了个呵欠,一边往屋里走道:“进来给我束发。”

她要干的杂活真是越来越多了,这家伙给不给她涨薪水啊?冯妙君撇了撇嘴,拿着篦子比了比,嘴里哼唧唧道:“太高了,梳不着头顶。”

她矮,他高,手都快够不着人脑门儿。

云崕二话不说,坐到镜前,任她用手指打散发结。

她的动作,灵巧而轻柔。

云崕的发丝乌黑、坚韧、顺滑又有光泽,抓在手里是种享受。冯妙君只觉古怪,发为血之余,只有气血格外充盈饱满之人,才会长出这样的头发。比如少年们的头发总是蓬勃生长,随着年纪增大,发丝渐渐枯瘦干黄、容易掉落,发际线后退,步入老年之后不是掉尽就是白发疯长。

头发的好坏,和身体的好坏紧密相关。云崕如果体况不佳,怎么会有这样的外在表现?

冯妙君一边思索,见他双目微阖,还在游离状态,不由得伸指轻轻挤按他的太阳穴。

手才触及,云崕蓦地睁眼,目光如电,扫了一眼镜中冯妙君的倒影。

她微微一惊,停住了,暗骂自己怎么敢去动他要害。

不过云崕又眯起了眼,懒洋洋道:“继续。”

她轻轻给他按摩起来,力道恰到好处。云崕虽然没有吭声,看模样也是舒服的,连方才那一点气势都收了起来,全心享¥~受她的服务。

他的神情就像壁炉边打盹的猫,惬意而放松。

难道国师大人也贪睡?冯妙君记起两人在白象山脉那几天,云崕好似都以调息打坐代表睡眠,但他的身体其实亟需一顿好眠吧?

睡觉,才是恢复身体活力、驱除疲劳的最好方式。想到这里,她吐了吐舌头,暗道好险。云崕敢放任自己沉沉睡去,一定是做好了充足的后手。要是方才她不经敲门就贸然闯了进来,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她无意中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个来回,这也是他方才话中的真实含义。

这家伙,对人真是恶意满满啊。

男子的发式比起女式要简单得多。冯妙君将他的长发理得一丝不苟,以白玉冠束好,一枚神采奕奕的美男子就出炉了。

云崕再睁眼,哪里还有一丝睡意?

他站起来正要走出去,忽然转身抬起了冯妙君的下颌,细细打量。

海宁市第二人民医院
深圳市福田区慢性病防治院怎么样
东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济宁牛皮癣怎么治
新疆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