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狂帝破天第8章什么来头

发布时间:2020-01-21 16:15:41 编辑:笔名

狂帝破天 第8章 什么来头

厉熊也没逃,他的理由更简单,自己的兄弟没逃,他也就不逃,兄弟总是要站在一起对敌的。

“哈哈哈哈,跑得掉吗?”老者在一阵狂笑后祭出了一盏闪烁着暗黑色光芒的诡异灯笼,他将灯笼朝着空中一抛,随后运起灵力,灯笼内瞬时便出现了无数道黑色离火飞射向正在四散逃窜的独龙族武者。

奔逃的人很多,但是灯笼内射出的离火也不少,而且这盏灯笼显然不是凡品神器,因为被射中的独龙族武者就算是拼命在地上翻滚都扑不灭身上的火焰。

随着被射中的人数越来越多,四下响起的惨烈呼救声也越来越多,独龙族的驻地瞬间就变成了一座人间炼狱,随处可见已被烧成焦炭的干尸。

不过此时有一点让沐彦觉得十分意外,因为灯笼内射出的所有离火似乎仅仅是在攻击那些逃跑的武者,而和他站在一起的极少数没有逃走的独龙族武者却并未受到任何攻击。

“给我住手!”

即便是这样,沐彦也终于忍不住了,因为死去的同胞实在太多了,虽然其中有不少对他们兄妹二人并不友善,但沐彦内心依然无法接受,他大喝一声直冲老者而去,在近身的一瞬间刀锋横斩,袭向老者左肋。

“哼,蚍蜉撼树,入武潭级别的垃圾也想伤我?”老者根本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飞快的向着沐彦的身体踢出一脚。

这一脚既快且猛,沐彦根本无从抵挡,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胸口便已被踢中,整个人重重的向后飞出十几丈,又一连在地上翻滚了十多圈才停了下来。

“兄弟,你没事吧?”厉熊之前完全愣住了,他万没想到沐彦会冲过去攻击老者,因为二人之间的战力实在相差太悬殊了,所以直到此时,他才终于跑到了沐彦身边将他半扶起来。

“噗..!”在接连吐出几大口鲜血后,沐彦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他身上的铠甲中央已经裂开了一个大洞,而气息也变得极度虚弱,“熊哥...这老怪太厉害了...我们在他面前...就是一群蝼蚁..”沐彦咧嘴苦笑了一下,此时他觉得全身的骨头好像都碎裂了,胸口更是疼得厉害,别说起身再战,就是想抬抬手都很艰难。

‘什么情况?我这一腿居然没把这小子踢死?’银发老者在看到沐彦居然没死后震惊不小,要知道,他可是拥有晨曦镜初期的战力,即便现在身上受了不轻的伤,但就凭刚才那一脚,就算是一百个入武潭级别武者都该被踢死了吧,为什么这个少年却没死?

“熊哥...想办法逃命吧..”沐彦叹了口气,在如此之大的实力差距前,他感到自己渺小的可怕。

“不行,你我兄弟,要战就一起战!”厉熊的狠劲和傻劲也上来了,他以手中的巨锤撑地,扶着沐彦慢慢的站了起来,“要死便一起死!”

“哈哈哈,想死还不容易,老夫这就成全你们!”银发老者狂笑着冲了过来,之前一脚没能踢死一个入武潭的武者让他觉得非常丢脸,所以这时他卯足全力用残存的右臂对着沐彦和厉熊轰出了一掌。

“死了!”沐彦暗叹一声,都不用去刻意感应,光是扑面而来的恐怖掌风,他就知道中之即死,而自己已经绝没可能逃得掉了。

“啪!”在如此危急关头,沐彦用最后一点力气猛地推飞了厉熊,虽然最终的结果或许依然是死亡,但他也希望兄弟能多活一刻。

“还逞英雄?受死吧!”银发老者没有丝毫收力,一掌猛地拍在沐彦胸口。

“砰!”

让老者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沐彦虽然再一次被自己击飞,但是生命气息却依然没有消失,而且他的胸口还暴闪出了一团非常浓郁的绿光将沐彦的整个身体都包了进去。

“这绿光中似乎充满了玄力....难道...”银发老者完全愣住了,‘难道这小子是玄脉武者?不可能啊,南海州眼下不是只有赵家族长一人是玄脉武者吗?’

老者一边想,一边径直朝着沐彦纵去。

“不要伤我兄弟!”厉熊大吼一声,举着铁锤重重的朝着老者砸了过来。

“蝼蚁,滚开!”银发老者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厉熊,他只是随手挥出一道掌风,就把厉熊震飞出十几丈远。

‘不会错了,这团绿光中的确蕴含着极强的玄力。’随着和沐彦的距离越来越近,银发老者越发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可是奇了,既然这小子是玄脉战士,刚才为什么不用玄技攻击我呢?’

就在银发老者想要更进一步靠近沐彦并探查绿光之时,西北方向天空中忽然亮起一点白光,随即白光不断扩大,三个人影飞速射了过来。

“靠,这么快就追过来了....”银发老者神色一凛,他咬牙催动玄力飞上半空,“哼,追吧,本座就是要死也要拖几个垫背的!”说完之后,他化作一团流光向着远处射去。

追踪而来的三人,飞在最前方的是一个身穿金甲的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丰神俊朗,眉目中都透露着一股英气。

在飞过独龙族驻地上空时,男子的目光向下扫了一眼,当看到奄奄一息的沐彦和厉熊等人后,他对着身后一个老者吩咐道,“海老,你去救助一下下面的伤者,虽然这些武者境界很低,但是看来为了阻拦烈鳄老贼,他们是拼了命了。”

“家主,可是....”老者有些犹豫。

“放心吧,老贼已经受了重伤,我和山老一定可以截杀他的。”

“是,家主,海老遵命!”老者玄力一收,直接降到了地面,而中年男子和另一老者则直接加速追了上去。

‘烈鳄老贼手段好毒辣啊,居然屠杀了那么多低级武者!’当用玄念扫视了一圈独龙族的驻地后,海老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看到了太多被烧焦的尸体残骸,‘嗯,那个少年...’当海老的玄念扫过沐彦的时候,他一直眯着的眼睛赫然睁开了。

“唰!”海老一个闪身直接来到了沐彦身边,“没错,和其他人不同,从这两处伤痕来看,这少年可是扎扎实实挨了老贼两招,

唔...

一个入武潭中期武者居然能硬抗烈鳄两招而不死?这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头?”

彭州市中医医院
上饶协和医院主治医生
哈尔滨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湖北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清远治疗阳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