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台湾退役将领两岸应互相接纳一笑泯恩仇

发布时间:2019-06-13 21:16:43 编辑:笔名

台湾退役将领:两岸应互相接纳 一笑泯恩仇

央视视频截图。  欢迎您继续关注《海峡两岸》,相信很多的观众朋友,都听说过黄埔军校,这所民国时期的着名军事学校,由于培养了众多将领而广为人知。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就曾是一名黄埔学生,还曾经担任黄埔军校的校长。他,就是台湾退役将领许历农。  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家酒店门口,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我们见到了许历农将军。他的祖籍在安徽,今年已经92岁高龄了,但许将军看起来身体健康,精神矍铄。而画面上,这个与他紧紧握着手的人,是聂荣臻元帅的女儿聂力。  一见到聂力,许历农将军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他又不禁回忆起了自己与聂荣臻元帅相处的往事。1939年,还没到20岁的许历农,进入了黄埔军校,成为黄埔第16期的学员,而聂荣臻元帅,当时正在黄埔军校担任政治部秘书兼政治教官,成为了许历农的老师。  许历农:国军的干部都是黄埔出身的,共军的将校也都是当年早期的黄埔师生。像我们聂主任的爸爸,黄埔老师,她是国军的。  许历农:也是领头的。  许历农:我的爸爸是国军的,我不是国军的。  聂力延续了父亲与许历农将军曾经的师生情,近几年,许历农将军到大陆,只要有时间,聂力都会跟他见上一面,两个人谈谈过往,聊聊两岸交流,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许历农:我们虽然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仍然有部分的黄埔后裔,黄埔子弟,或者黄埔出身的黄埔师生,难释仇恨的心态,彼此仇恨的心态,有一部分人,那么我们也希望这部分人能够一笑泯恩仇。  黄埔军校指的是陆军军官学校,是民国时期的军事学校。1924年,正是国共两党首次合作、国民革命迅速发展的时期,为了培养人才来挽救民族危亡,孙中山在广州亲手创办了一文一武两所学堂,一所是国立广东大学,也就是今天的中山大学,另一所,就是以培养陆军军官为宗旨的黄埔军校。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孙中山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我们开办这个学校,就是要用里面的学生做根本,成立革命军,诸位就是将来革命军的骨干。只有创立了革命军,我们的革命才能成功。”   作为中国现代史上所以培养革命干部为目标的新型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一方面积极推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教育,另一方面也介绍马列主义思想,军事与政治并重,理论与实践结合,为中国革命培养了大量的军事政治人才。  许历农:黄埔培养的这些师生,黄埔出来的这些师生,奠定了国共来军建军的基础,国民党的干部都是黄埔出身,大部分都是黄埔出身,而共军早年的领导,也都是黄埔老师和黄埔学生。  一谈起黄埔军校,许将军的脸上,就出现了会心的微笑。他高兴地给讲起了他刚刚入学时所看到的学校。  许历农:我的黄埔军校是第三分校,在江西,设备很简陋了。你们都喜欢听我讲,报到的头一天,先身边环境,干部、领导带我们去看,说这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这里是长官厕所,那里是学生厕所,那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  黄埔军校虽然采用大学的学制,但是纪律却和军规一样严格。学校颁布了大量法规,从学习、训练,到吃饭、穿衣等日常细节,对学生进行全方位的规范,并设立了配套的惩罚措施。  许历农:在军队里面这些很严格的。刚进去,18、19岁小孩子,那懂得那些,也不习惯那些,我就跑错了,跑到长官厕所里去小便了,抓着了,抓到就罚立正,罚站。我讲这个事大家都好笑,都认为这很有兴趣,那时候很艰苦,生活也很艰苦,跟士兵一样。  许历农还告诉,读书的时候,学校把一个旧炮台,变成了学生们的禁闭室。一旦犯了错误,就要在这里关禁闭。作为黄埔学子,许历农将军参加过抗日战争。  许历农:国共合作共同来抗战啊。那时候共产党很重要的就是把红军番号都改了,改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八路军是从这开始的,国民革命军地八路军,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新四军。宣称我们接受蒋委员长的领导,共同抗战。但是那时候民心都非常振奋,国共合作打日本人。  后来他随着国民党的军队去了台湾。黄埔军校也迁往了台湾,他成为了学校的校长,也担任了台湾防务部门总司令、台军政治作战部主任等职位。许历农说,几十年过去了,曾经的黄埔精神已经深入到他的血脉之中。  许历农:其实讲黄埔精神是牺牲精神,是负责精神,是团结精神,我讲重要的黄埔精神是亲爱精诚的精神,黄埔的校训叫亲爱精诚,你知道。这亲爱精诚就讲,黄埔出身的,黄埔出来的,于兄于弟,于手于足,说到于兄于弟,于手于足,应该再加上一句,兄友弟恭。在这种情形之下,黄埔见面了面,那就像自己家人一样。  就是在黄埔精神的指引下,1993年,许历农将军退役之后,全心投入到了两岸的交流活动当中,很多人都劝他,年纪大了,不要那么累了。但是他说,他心里很着急,他想要努力促成两岸的和解,不能再拖了。  许历农:以前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将军讲,你为了现在,老是跟过去纠缠不清的话,你会失去未来,这句话讲得很有意义。美国有个作家叫克利夫兰,他也说过一句话,他讲的赶紧的,和你过去和解,和你过去和解,就是你过去有什么不好的,赶紧给它和解,不要让它搞砸了你的当下,就不要把当前的事情搞坏了。  许将军说,在他的心里,对两岸的和平统一,一直有着热切的期盼。近几年,民进党一直在为两岸交流设置障碍,其实,大家真的接触了,有交集了,一切也就没有那么难了。  许历农:两岸人民彼此都认同,我们很多领导到南部去都感觉到很温暖,对我们都很好啊。我们带一些人到大陆来访问,也很好啊,不像民进党讲的那么恶劣,这是不难。难在什么地方呢?难在两岸可能都有若干教条派,这些人,比如台湾的“台独”,“台独”他一定反对,反对两岸,都反对两岸的交流,我讲难就难在这里。  在许历农将军的积极奔走之下,2010年5月,首届“中山黄埔两岸情”的论坛在台北举行,来自各地的黄埔校友和后代,以及专家学者共将近300人参与了论坛。这是在首次在台湾举办的两岸黄埔校友大聚会。他说,两岸的交往就如同黄埔精神一样,应该互相接纳,一笑泯恩仇。  许历农:因为两岸领导人的理念不同,兄弟阋墙。不管用什么方式争斗,超过了半个世纪,到现在超过半个世纪。我认为,我认为现在应该一笑泯恩仇,相逢一笑泯恩仇,相互接纳。  在这次论坛举办期间,还有一个故事,是鲜为人知的。在论坛召开的那一天,已经90岁高龄的许将军病倒了,发起了高烧。这对于年轻人来说也许还能扛一扛,但对一位90岁的老人而言,就有很大风险。朋友都劝他以身体为重,但他仍坚持要亲眼见证这次黄埔人的盛会。论坛开幕式结束之后,他才在家人的坚持下去了医院。而今年的6月 ,“中山黄埔两岸情”论坛还将在北京举办第二届,届时将有更多的黄埔人在大陆叙情缘、话发展。  许历农:你想我们今天两岸的炎黄子孙,应该把过去的恩怨情仇抛弃掉,团结起来,发扬中华文化,为中华民族的未来来共同奋斗。  近几年,许将军每年都会到湖北省武汉市,待上一段时间。因为他的女儿,现在定居在了这里。他说,在武汉有他的家,有第三代、第四代。在这里,他感觉很温暖。  许历农:湖北有我的第二代,有第三代,还有我的第四代,我常常跟人讲,我们在湖北有个第五代,他们都讲有可能,有没有可能没关系。所以我同湖北的关系(很好)。  在武汉期间,许将军会经常去逛逛辛亥革命的旧址遗迹。像是鄂军都督府旧址、辛亥首义烈士祠、起义门城墙等地,他说自己亲身见证了武汉的变化。  许历农:2002年吧,02年次到武汉。那次我到武汉,我感觉到武汉也很不错了,比台湾,比台北差一点。慢慢的,每次来都每次不同,每次来每次不同。  今年武汉将举办一系列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活动。作为黄埔军校的毕业生,许将军希望,辛亥百年纪念能为两岸搭起另一座精神的桥梁。  许历农:重要的一点就是,推翻了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专制的体制,建立是一个民主共和,这很重要。假设没有辛亥革命,也没有今天的国民党,也没有今天的共产党。所以它的意义就是开启了中华民族的一个新的局面,我想这是它重大的意义。  在采访结束之后,许将军邀请我们跟他一起,去为专程赶到武汉看望他的聂力将军送行。尽管下着雨,温度很低,许历农将军却坚持要把她送上车。两个人的背景似乎也将会定格在,两岸交流的历史当中。(海峡两岸)

有赞微商城 具体是怎么个平台
微信小程序登入平台
血管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