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泽嫣是被蜜蜂领到木屋来的

发布时间:2020-01-26 19:05:06 编辑:笔名

泽嫣是被蜜蜂领到木屋来的

木屋是用松木垛起来的,至上而下苫着厚厚的莝草,外形像个大蜂巢。屋地铺着青石板,石板缝里长着细茸茸的藓类植物,把屋地分割成不规则的小块,像按比例缩小的稻田。靠墙根儿一溜儿瓦灰色土陶罐,大肚子细颈,粗糙丑陋。墙上挂着杆长枪,,枪管锈迹斑斑。屋地中间火盆里的炭火正旺,悬挂在上面的药壶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满屋子弥漫着浓浓的草药味儿。

从午睡中醒来,泽嫣伸了个懒腰,刚睁开惺忪的睡眼就见一位老人蜡像般坐在树墩上,周身落满了密密麻麻的蜜蜂。泽嫣被这诡异的场面吓着了,整个人缩进了毯子里。

蜂鸣声骤然停止,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木板门被推开,养蜂人走了进来

养蜂人三十左右年纪,马裤配短靴,棉布衬衣白色泛黄,袖子高高绾起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与修长白皙的手。像守护神来到身边,泽嫣的恐惧感消失了,她吁了口气懒懒地闭上了眼睛。

养蜂人把手里端着的灰色土陶碗放在炕沿上,顺手拎起水壶往碗里倒水。他边倒水边用勺子搅动碗里的蜂蜜,随着水位上升,琥珀色变成了奶油色。放下水壶,拎过药壶,又把药汁倒进另一只碗里。热气不小心被吸进鼻孔里,痒得他打了几个很响的喷嚏。泽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泽嫣养蜂人搂住天鹅般圆润细长的脖子,将头抬高约四十五度,另一只手端起药碗送到泽嫣嘴边。“张嘴,喝药了!”嗓音低沉暗哑,不动听却温暖。泽嫣屏住呼吸一口气喝光了苦涩的药汁,又接过蜂蜜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碗。养蜂人小心地将泽嫣的小脑瓜平放在枕头上,说道:“再睡会儿吧!”自己在树墩上坐下来,顺手拿起磨得铮亮的小羊皮烟口袋。烟斗是玉石的,烟嘴是桃木的,足有一尺长。他装了一烟斗烟沫,用大拇指摁了摁,夹了块儿火炭儿放在上面用力而快速地吸着。铜钱大小的烟圈从他嘴里吐出来,渐渐变形,消散。第二个烟圈鸡蛋般大小,颤微微的,变成菱形,椭圆形,最后变成七扭八歪的不规则图形,散了。泽嫣斜着身子,拄着下巴像是在欣赏一场魔术表演。泽嫣被养蜂人的魅力所迷惑,加上烟草和松香混合起来的比陈年佳酿还醇美的气味熏陶,竟忘了诡异氛围带来的不安,觉得快乐而惬意。

养蜂人把烟斗放在身旁的树墩上,往土陶碗里倒茶。阳光透过门缝照在水柱上,像檐下的冰凌亮白夺目。泽嫣想起那个老人,赶紧问道:“刚刚我看到一位老人坐在树墩上,样子很吓人,你也见过吗?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这得从我莫名其妙走进这片松林说起。”养蜂人在树墩上坐下来,呷了口苦丁茶,说道:“我正在松林里转着,听见嘤嘤嗡嗡的蜂鸣声,随后黑压压的蜜蜂把我围住了。我那时就像蛋壳里的鸡雏,又像茧里的蛹,看不见也动不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秒钟,蜂鸣骤停,蜂群散开,我神奇地站在了这个木屋前。木屋的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看见树墩上坐着个耄耋老人,像尊蜡像。就像你刚刚看到的样子。我喊他,人没吭声;声音高了个八度,还是没反应。我推门进去,来到身边,这才发现老人已然一具尸体。”

泽嫣插嘴道:“老人是被蜜蜂蛰死的吧?”

“莫急,你听我往下说。嗡嘤声再度响起,黑压压的蜜蜂飞进来,围着老人的尸体嗡嗡一阵就飞走了。我看见尸身上的蜂蜜厚了一些,上面还粘着几只蜜蜂。我恍然大悟,蜜蜂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老养蜂人。”养蜂人把、拿起烟斗在鞋底磕了几下,装了一袋烟,点着。烟从微张的唇中吐出来,袅袅娜娜地消散了。他说:“这位老养蜂人穷尽一生照料这些蜜蜂,死后得到了蜜蜂的照料。尽管没做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也算功德圆满善始善终了!”

泽嫣问道:“既然老人如此善良,为何还要出来吓人?”

“人不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死,就是在无意识中确信自己不死。等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确已死掉后,便不会再留恋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前往另一个世界寻求永恒快乐去了。”养蜂人看了泽嫣一眼,说道:“这是灵魂必须经历的过程,无一例外!”

夕阳渐渐落山,木屋里光线昏暗,养蜂人点燃了墙角的油灯。灯芯颤颤地跳跃着,偶尔啪的一声绽开几点灯花。地上黑色的土陶火盆里红色的木炭热情地舔舐着悬挂在上面的土陶瓦罐。瓦罐里正熬着玉米松茸粥,香气袭人。松茸是一种菌子,味道鲜美,营养丰富,生长在天然松林里,是山珍也是名贵的药材。

养蜂人从泡菜坛子里捞出个卜留客在菜墩上切着。卜留客比芥菜大比苤蓝小。养蜂人在菜墩上横切薄片,竖切丝,装进土陶碗里,撒了些红辣椒粉。两分钟不到原滋原味的辣椒泡菜丝摆上了小饭桌。泽嫣喜欢辣椒泡菜丝亦如听董香君的故事。

一九四八年四月,董家村董老爷的女儿董香君已经十八岁了

董香君小时候随哥哥上过两年私塾,学过的《弟子规》《千家诗》能倒背如流。她尤其喜欢李清照的那句“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可怜的草芥般的女子做不了英雄,却一心想嫁英雄。别说在偏僻的董家村,就是在县城,英雄也是绝无仅有的。眼看着女儿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董老爷记得不得了,甚至想在长工的儿子里选一个小伙子招为上门女婿。想法一说出口遭到董香君的反对,宁可不嫁也不嫁给凡夫俗子。董老爷无奈只好陪着女儿等待着“英雄”的横空出世。

寒来暑往,日历翻到了一九四八年,十八岁的董香君迎来了回家给父亲祝寿的哥哥。董香君的哥哥董烈时任国民党某部中校长官。他的军校同学韩枫是国民党部队的飞行员,不仅人长得仪表堂堂,还颇具正义感。董烈早想给唯一的妹妹牵这条红线,便趁董老爷五十岁生日的机会,邀请韩枫从省城一同回到董家村给董老爷庆生。见到韩枫的第一眼,董香君怦然心动,打定主意非君不嫁。韩枫对董香君更是一见钟情,发誓非卿不娶。

这天傍晚,董香君挑了挑灯芯儿,火苗颤颤地直往上蹿着。站在梳妆台前,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肌肤明晰如象牙般纯白,杏核眼里像嵌进了黑葡萄般乌黑晶莹闪光。约法环整如髹,神态闲静。身材苗条若明蜡之静焰,如晨星之淡妙。身穿枣红底儿黑色小碎花棉袍,黑油油的一条大辫子垂在身后。眼前浮现出一张脸,剑眉倒竖,目光炯炯,鼻直口阔,棱角分明。韩枫!董香君娇羞地捂住了发烫的脸。她从炕柜里拿出一个包袱。包袱皮是正方形红棉布用金丝线绣着大囍字的。掀开包袱皮露出叠得方方正正的两床大缎子被面。大红的上面绣着双龙戏珠,翠绿的那床绣着鸳鸯双栖。再有几天就要和心爱的人双宿双飞开始幸福的新生活了。董香君娇羞若桃花,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成亲的前一天傍晚,董烈和韩枫骑着高头大马回到了董家。董家养马数十匹,却没几匹这么威武剽悍的。董老爷接过缰绳把马牵到了马厩里。董烈和韩枫跟到了房后。他们从马背上卸下一个上了锁的黄梨木箱子,从后窗抬进董老爷的卧房里。董少爷把门窗关好,开了锁,掀开箱盖儿,满登登黄灿灿的金条着实吓了董老爷一跳。董老爷得了个宝贝女婿高兴得抬头纹都要开了。当天晚上,趁着月色,董家父子和拎着大包的贡品进了后山的松林。董家祖坟就在那片松林里。董老爷招上门女婿是董氏家族的大喜事,照规矩要去祭祖,上喜坟。上喜坟本来是要赶在中午之前的,董少爷和飞行员公务在身回家晚了,夜里祭祖实在是无奈之举。

明天就是成亲的日子,如果母亲能陪在身边多好呀,董香君一阵心酸流下泪来。“娘——明天女儿就要嫁人了,你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娘啊,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女儿真的好想娘呀——”一阵心酸,忍不住流下眼泪。身后有人说话了,声音虽轻飘,却温柔怜爱。“孩子,别哭,哭肿了眼睛就不漂亮了。听娘的话,好好睡一觉,明天做个漂亮的新娘子!”董香君猛抬头,从镜子里看见,房门开了一条缝,似有人刚刚离去。镜面上,一个楷书“来”字清晰可见。董香君又惊又喜,喃喃道:“娘,你来陪我了,我不哭了,明天做个漂亮的新娘子!”

能参加董家的喜筵是很有面子的事,来道贺的人多极了,排场铺得老大。董老爷招了个宝贝女婿,添丁进口家业兴旺,乐得合不拢嘴,站在门口抱拳作揖,大声豪气恭迎嘉宾。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一对新人进了洞房。

养蜂人说:“饿了吧?先吃饭!”说着站起身,把小木桌放在炕上。这是一张红松板材的小木桌,桌面半米见方,上面刷了薄薄一层清漆,纹理清晰,本色本香。吃辣椒泡菜丝,喝松茸玉米粥,尤其是和养蜂人相对而坐偶尔会心一撇、相对一笑,这种温馨温暖醇厚朴实的生活再浪漫惬意不过了,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有点乐不思蜀了,甚至忘了自己失忆的事情。

吃过晚饭,养蜂人要去照看蜜蜂。他推开门走出去的瞬间,泽嫣看见他的后脑勺破了个洞,鲜红的血和白色的脑浆流进衣领里又渗出来湮湿了后背。泽嫣惊叫道:“血,血,你流血了!”养蜂人回过头来看了泽嫣一眼,推门出去了。回头的功夫,淋漓鲜血不见了,整个人完好无损。失忆,幻觉,今后不知还会出现什么状况。泽嫣有点沮丧,穿上鞋来到屋外。

夏天的夜晚温柔而静谧。松林像夜色下的大海,松稍是海面上的浪。泽嫣像一条潜在海底的美人鱼倾听松语。星月的清辉透过林梢照在身上和脚前深褐色的松针上。松树,野花,蜂蜜,刚刚拱出来的指甲般大小的黄色的有粘液的和灰色成片的蘑菇还有养蜂人和老养蜂人的味道在夏夜里发酵出松林的味道。这原始的比百年陈酿还甘醇的味道扑面而来,令人沉醉。小虫子高一声低一声地唱着,栖息在林中的鸟儿还没睡熟,偶尔一两声啁啾穿过林梢飘向星空。仰望星空,几乎就在她的头上,有一颗灿烂的彗星在闪烁。它的四周散布着,围绕着无数颗星星。它接近地面,放射出白光,而且有一条长长的向上翘着的尾巴。据说,这颗彗星预示着一切恐怖事件和世界末日的到来。但是,这颗明亮的长尾巴的星星并未在泽嫣心中引起任何恐怖的情绪。泽嫣高兴地望着这颗明亮的星星。这颗彗星似乎以无可比拟的速度,沿着抛物线的轨道飞跃无限的空间,好像一枝射入地球的箭,插在黑暗天空中它所选定的位置上,并且有力地翘起尾巴停住了,发着光,在其他无数颗闪耀着光芒的星星之间放射出白光。泽嫣觉得,这颗彗星是完全符合她进入新生活的,受感动的,振奋的心灵变化的。泽嫣狭窄苍白的巴掌脸上的肌肉神经质地微微颤动着,似乎熄灭了的生命之火重新被点燃,从那双大睁的杏核眼里迸射出热情的光芒。

泽嫣——泽嫣——熟悉的喊声隐约传来,声声敲击着她的耳鼓,仰望星空,蓦然发现,离彗星最近的那颗星变成了一张男人的脸。“常宽——”她跪倒在绵软的松针上,泪流满面。

第二天早上,韩泽嫣离开松林木屋,穿过灌木丛和青草地来到了公路边。送她到路边的是养蜂人和银狐般的狗,还有嘤嘤嗡嗡的蜜蜂们。大巴从远处驶来,在身边戛然而止。泽嫣上了车,在靠窗的空座上坐了下来,车随即开动了。扭头朝外望,被蜂群簇拥着的身影已经穿过碧草和矮矮的灌木走到了松林的边缘,狗狗欢跃着在跟在后面。松林茂密苍郁,墨绿色巨浪般起伏着涌向天边。养蜂人走进了黑黢黢的松林里。

司机右上方挂着台液晶电视,胖胖的女歌手白衫黑衣烫着满头云彩卷正在唱《天路》,音域宽阔高亢,穿透耳鼓令人振奋。大巴在高速路上飞驰,左面是刀削斧斫般的峭壁,右面是幽深的谷底。泽嫣觉得这段路很熟悉,又记不起何时到过这里,她掐着太阳穴在记忆中仔细搜索着,竟然没有一点印象。同座的年轻女人瘦小清秀,穿一条黑色丝绸萝卜裤,上身是同样布料的黑色无袖衫,乌黑的头发松松地挽在后脑勺下。她的胳膊又白又细,脚上是一双白色沙滩鞋,做了美甲的脚趾头从大到小闪着亮紫色的光。这是个注重生活细节的女人,追求时尚却被物质条件限制在时尚的边缘。女人似乎感觉到了泽嫣探询的目光,转过来朝她莞尔一笑。女人有颗痣,像泪珠一样长在眼角下面鼻梁子的右侧。姑奶奶曾经说过,长在这个部位上俗称伤心落泪痣的,注定福薄命短。不过,这颗伤心落泪痣却给女人增添了十分妖娆与妩媚。泽嫣情愿把这颗不吉利的痣叫“美人痣”,称这个美丽妩媚的女人做“美人痣”。与她斜对面坐着个小伙子,梳板刷头,穿迷彩背心,右肩膀上纹着个蜥蜴图案。“蜥蜴”见泽嫣注意到他了,轻巧地扔过来一块口香糖。泽嫣朝“蜥蜴”笑笑,说了声“谢谢”。“蜥蜴”朝她笑,露出青黑的戴着牙箍的板牙。泽嫣不觉心动,“美人痣”和“蜥蜴”这两个人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在哪里见过呢?”泽嫣费力地在脑子里画着问号,希望找到答案。

黄色的波斯菊和紫色的扫帚梅分列在道路两旁,色彩鲜艳没有一点杂质,在阳光下明媚纯真,勃发着无敌青春。玉米地碧绿碧绿的齐腰深,五十多米外是相同大小的油菜地。油菜花娇黄一片,在灿烂的阳光下分外明艳。江水像覆盖的地膜狭窄闪亮,平静澄澈,缓缓地穿过油菜地。蓝天倒映江水中,云影清逸,状态万千。“那条小船呢?我记得船上有两个人来着!”泽嫣焦急地逡巡着。终于她看见了那只小船从花海中钻出来顺江面漂移着。船上有两个人,一个撑篙,另一个抛撒的渔像巨幅纱巾轻轻地飘落在水面上……

共 6624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内容厚实的传奇小说,其中的故事情节时间跨度较大,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写到八十年代,其中有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也有情节较为复杂的故事演绎。无论从立意构思,还是小说的叙述技巧,抑或是整部作品的布局谋篇来看,这都是一篇比较成熟的小说佳作,从中可见作者的创作功底相当扎实。小说中人物形象生动鲜明,尤其是其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刻画得有血有肉,富有立体感和独特个性,在他们身上发生的这一系列故事,都具有较强的可读性,非常耐人寻味。很不错的小说,欣赏,倾情推荐!【:舟中人】【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511 0】

1楼文友:201 - 2 : 9:44 问候宫主,欣赏佳作,欢迎赐稿江南烟雨社团。远握,祝好!

2楼文友:201 - 2 :40:28 期待你新的佳作,期待更多精彩。祝生活开心,写作愉快!

楼文友:201 - 00:2 :46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4楼文友:201 - 01:41:45 好文章,欣赏佳作,真诚问好,祝你生活愉快!顶!

5楼文友: -26 09:09:22 问候,春安。 做过生意的读书人!谁的江山,百媚千娇?谁的世界,各领风骚?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多少
西安碑林医院治病怎么样
湖北治癫痫病的医院
徐州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三亚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