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她出生在那小小的城堡

发布时间:2020-05-22 05:55:24 编辑:笔名
她出生在那小小的城堡,每天面对的是城堡里空荡荡的死墙。城堡里灰白的墙总是随着日升日落变换着不同的颜色,从阳光的金黄色变成夕阳的橙色,最后落幕变成寂静的蓝色。蓝色落下来,她告别所有人的“晚安”,走下床来站到墙面前。影子黑黑的,随着她走动而变化,像是一个跟着她的无声的人。
她和影子来到阳台上,正是夏季,风吹来还带着暖意,就算是穿着单薄也不会很冷。她站在阳台上,踮起脚尖向前方眺望。她看到墨绿色深夜的花园,浅绿色飞虫的荧光,夜晚明亮的火灯……还有一睹挡住所有更多视线的高墙。
墙黑黑的,吞没她的影子,覆上她的墨色瞳孔,染黑她的想象与渴望。
那墙的对面是什么呢?从小时候她就一直抱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不能到外面去呢?她每次这么问,得到的回答都是笑着的透明谎言。为什么我要等待长大?长大可以出去吗?长大就能明白吗?
好像一个游戏。他们的谎言暴露得不用遮掩,明明知道是谎言,那一次次诉说的简单,她一次次听得焦急,再多的语言和情绪,全部都是无用的空白。好像纸一样的谎言,破碎了的纸片,飞散一片,遮掉她无法看见的答案。
他们总说,长大后你就会明白。
我怎么明白,去哪里明白?!
我想要明白……
她闭上眼,心里对未知的渴望蔓延,从小时候开始的渴望,发疯一样生长蔓延透了她的心扉。
这时候,蓝色星空上的一颗星星,从天上划过,降落……
“小公主,小公主……”
一个人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将她从一片黑暗中叫醒。她揉着眼睛醒来,发现外面阳光明媚,鸟儿的声音无比欢快——盛夏的早上来到。
“小公主,你看……”一个女仆半鞠躬,手划开一线,为她引出了一个老人。
“嗯……什么?……”她揉着眼睛,早晨刚刚睡醒的睡意还未完全散去,迷迷糊糊地,只看见一个老人,披着满是沙子的披风。
“小公主,这个人会告诉你关于‘高墙’外面会是什么……”
“真的?!”她听到了她一直想听的答案的可能,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她不仅失礼打断女仆的话语,还失态飞奔下床,抓住老人的手,急切地问出了让人数都数不过来的问题。
“你先别急,让我坐下,慢慢给你说……”老人声音沙哑,走路需要拐杖支撑,坐下来都要喘几口气。她甚至都觉得这个老人可能说不完就会断气。
老人坐在椅子上歇过来气后,开始用她沙哑的声音讲述外面的世界……
老人说,外面的世界要比城堡里美丽,她见过全世界的模样,看过小河、溪流和瀑布,贯穿漂亮的森林和土地。老人说,她看到的世界有新鲜的空气,有扑面而来的水汽,面朝大海,能看见夕阳落下升起的家。老人说,她能触摸到的世界美丽而缤纷,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特色,各异的美丽,差异的缤纷。老人说……
老人说,补完了她残缺的渴望。满足的渴望,新生出渴望,绘成她的梦想……
她深信梦想是五颜六色的美丽。
她深信,自己已经长大,她明白了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美丽。
——“我一定要亲眼见一见。”
她想。她的渴望变成梦想,梦想的力量像洪水,汹涌澎湃起来不讲任何道理,拥有跨越任何困境的力量。她甚至为此做好了准备,宁愿抛下任何绊脚的东西。
于是,没多久,得知了外面世界是如何缤纷美丽的她,收拾好了东西,趁着夜幕,逃离了城堡……
夜深得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脚下的土地,竟然是软的……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感觉好不一样……
小公主带着欣喜的心情在软的土地上奔跑,她觉得跑得越远,她就越可能自由。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破夜的深沉,为她的道路第一次点亮了灯光……
她忽然停了下来。脚踩着沙子,雪白的衣服上,嵌满了泥沙。
她忽然发现,她从来没见过这里。不仅没见过,那个老人也从来没说过。她明明说这个世界是美丽的,但是她现在脚踩沙子,四周茫茫都是黄沙。老人说过,这个世界美到让人无法呼吸,但是她只见到了无边无际的沙土,风飞扬起来,模糊的更是前方的路。老人说过,世界的美丽,是无法用言语描绘详尽的,置身于天堂最美之地。她看见的,她感受到的,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她是被骗了吗……
她的一滴泪水,无言地滑过脸颊的干燥,滴落下来,润入沙土,无声……
泪滑过之后,她笑了笑,擦干了眼泪。她相信老人不会骗她,她默默走在沙漠之中,任听风咆哮,任忍太阳照,任夜晚多寒多冷……
她一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过后被风吹净。风卷起的沙,凌厉地刮过她的身体角落,像刀片一样,疼痛得无法言说。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累了。炎炎太阳底下,她最后一点体力被耗尽,一下跪在沙子上,然后躺倒。无法小心,从沙堆上滚下来,弄得自己脏兮兮的,狼狈不堪。
她无言地笑,也不知走了多久,城堡早就已经在路上看不到了,前面是茫茫黄沙,后面是望不尽的沙。她那梦想的五彩缤纷,在耳边碎裂,那流不尽的黄沙散落在心田,污染了她内心的净水。
或许这样结束也好,她至少证明自己能走那么远……看不到全世界,漫天的黄沙,就是她所能得到的全部。
哈……她的全世界和老人的全世界,真的是一样的吗?
老人看到的,会不会是她双眼模糊后的想象呢?
小公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夜很冷,她的身上盖着一层脏脏的破布。风吹过来,非常冷,小公主将这破布裹紧。面前一堆火堆,红色跳跃的火焰,在这深蓝色的夜幕下,显得无力。小公主尽量靠近火堆,却又怕靠的太近会烫伤自己。就算是火焰的热流,都是能将人烫伤的程度。
“你真是可怜兮兮的啊……”
一个声音响起,吓了小公主一跳。小公主想站起来防御,但是她的脚都是软的,站不起来。
“你是谁……!”她的声音都发着无力的颤抖。
“我就是我啊。”那边的声音调皮而有趣。
小公主惊讶会有这样的回答,追问,追问,再追问,甚至凶巴巴地拽着他的衣服问他的名字,那个人依然说他自己就是“我”。被他整得无语,小公主坐开不去理他,肚子里却不识趣地响起了声音,这让她脸上扉红,极度没面子。
“哈哈,给你这个……”
说着,一个东西被扔了过来。小公主不想去接,于是被重重地砸到了脑袋,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你怎么……!!”她又羞又气,拿起扔过来的东西想扔回去,这时,老实的肚子又叫了一声,气氛僵了下来,她突然觉得浑身无力……
“啪”一声,漂亮地打开罐头,小公主发现里面竟然装的是她最讨厌的腌鱼……嘛,吃就吃吧!
已经不可能像以前一样那么娇贵了……
“味道怎么样?”那个自称“我”的少年开心地看着小公主尝下第一口,自豪的说,“这腌鱼可是我自己做的!”
“唔……咳咳!”小公主刚进嘴里嚼第一口,立刻不用说的就把他的答案告诉了他。
乐观派少年很郁闷地拍她后背,想帮助她把鱼吐出来。他实在搞不懂,自己的腌鱼技术可是家族里最好的,大家都很喜欢吃他做的腌鱼,可是,这个人却……
小公主打掉他的手,闭上眼很痛苦地将鱼咽下,然后还长长出了一口气,一种快要憋死的样子。
“对不起……”小公主缓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向他道歉,对她而言,这是一种很失礼的状态。
“没事的啦……你没事就好了。”少年见她没事,也松了一口气,然后从他自己的背包里拿出纸笔,很认真地问她:“你能告诉我我做的腌鱼哪里不好吗?”
“……”小公主无语地看着他,脸色真的不好看。
不知道遇上这个人是幸还是不幸,这个人看起来瘦小的身材却能背动有他半个人高的大背包。背包里除了必需品以外就是水和腌鱼,还有几双臭袜子。小公主满头黑线的看着他,他摸着脑袋笑着解释说,沙漠里没有什么水,所以没办法洗衣服。
他自己介绍说,他是来自一个很偏远地方的小渔村,除了爱吃和做腌鱼以外,基本什么都不会。大家嫌他麻烦处处挤兑他,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离家出走的时候带了很多“装备”。在外漂泊了六个月,学到了不少东西,自己能照顾自己。不会给她添麻烦!
唔……或许会添麻烦的是她。
他这六个月来几乎什么地方都去过了,自认为地球是方的,因为他刚开始迷路在沙漠,走了两天才离开了渔村附近。虽然被小公主吐槽这理由和地球是方的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还是很乐观的说了“没关系”。他报告自己这六个月来学会的东西,并告诉小公主,他走过的地方,除了他们的渔村靠着一个极大的湖泊,其余地方基本上都是沙漠。小公主所说的树林和瀑布什么的,他从未见过。
“是吗……所以你才这么黑啊。”小公主眼神暗了暗,知道梦想破碎不再来。她努力笑起来,耳朵已经适应了左耳进,右耳出,她习惯了少年存在,开始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有趣。
两个人在一起长途旅行,希望得到全世界的模样,寻找全世界的风景,在漫天黄沙中,伤过再笑。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再艰难的旅行都能进行下去。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再艰难的旅行都不觉得累。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再艰难的旅行也能笑的开心……
这旅行,终有终点站。
但是谁说了,终点到了,我们就要分离?
手挽手走进同一座城堡,深深刻下我们幸福的模样。
小小的家经营起来够甜蜜,也够痛苦。时光走过几十年,容颜被时间换了几张脸,青春已经不再复原……
然后,我们小小的故事,迎来它的结局——
终于一切安定,小公主听他说自己父母的事情,并说要将自己的父母接过来照顾他们,她想到自己的双亲。怀念的泪,缓缓流下……家的方向,已经被她弄丢了。
她和他一起去接他的父母,一路上她的目光常常望着远方,回忆记忆中已经模糊的小小城堡。爸妈现在还好吗?他们想我吗?他们现在……
远方的一个黑影让她定住,那是一个熟悉的轮廓,刺痛她的内心。她紧张又激动,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在沙漠中,海市蜃楼,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她还是飞奔而去,不顾后面他的追喊。
她不愿意错失这次机会,如果那是真的,可能这将是此生最后一次机会。有机会见到……
……爸爸?妈妈?
她接近了,那真的是她幼年的家。她记忆终会变成三种颜色的灰白墙,美丽的花园,漂亮的房间……但是现在,已经残缺不堪。处处长着荒草的模样,刺痛了她的眼瞳。
在曾经花园的榕树下,有着两方矮矮的坟。坟上刻着她不敢去看的名字。
她失魂落魄地走到坟前,一下子跪下,毫无预兆地开始痛哭,开始释放她所有的思念裂开的模样……
他追了上来,猜到了她为什么痛哭,一起跪下来陪着她。
这么一跪,就耽误了一下午的时间。
晚上,他们不得不在破旧的城堡内休息。他给妻子披上毛毯,抱住还没缓过来神的她。这个打击,对于离乡多年的人来说,真的太大。
“是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城堡的黑暗处传来,就好像没人住的废弃城堡里的鬼魂……
“!!!”她突然反应过来,似乎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声音,再一次丢下丈夫跑向声音的地方……
丈夫跟在后面没头没脑的。
她来到熟悉的房间,房间里有着微弱的火光,她看见自己童年时的老人。老人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现在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我是……”她说不出话,眼泪哗哗地掉下来。
“小公主?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老人笑笑,抬起如柴的手,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说道……
“小公主啊……你现在知道世界的美丽了吗?……你当年跑出去,你的父亲因为担心开始郁郁寡欢,你的母亲整日流泪……你知不知道……你的父母都是在担忧中死去的……你的父母死了之后,你才开始交好运的啊……都是你的父母保佑了你……你……你……”
说到一半,老人的气开始喘不过来,她赶紧上前去帮忙,却发现这是无用功。她已经老了,要走是谁都留不下的。最后老人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上楼”两个字,便垂下了胳膊,断了气。
小公主的泪不停掉下来,转过身看到丈夫站在旁边,她让丈夫好好安葬老人,她自己上楼去看一看。
楼上有不少房间,但是都被封住了。唯一一扇还能打开的门是她自己小时候的房间,她打开门一看,发现自己房间的墙壁是蓝色的,而自己的影子就站在蓝色的墙上。她站到影子面前,影子不会说话,她找来各种道具,摆出各种模样,开始向她讲述自己要说的故事……
小公主决定出走的那天晚上,影子犹豫了。影子看着小公主离开城堡越走越远,自己却放弃了离开的想法,静静在小公主的房间等待被发现。第二天早上,公主的母亲来到她的房间,自己亲自收拾着女儿的东西,脏了洗,脏了打扫。然后国王来了,问母亲公主走了吗?母亲说“是”。母亲说,公主就像他们以前一样,对外面的渴望让她离开家,谁都留不住她的脚步。她担心如果知道了外面世界是怎么样的,她会不会失望,会不会哭泣。饿了,累了,冷了怎么办……他们不可能永远养着她,孩子终究会离开家。她真心希望孩子会过得很好……
谁知道她一去不归,让父母在担心里日渐憔悴。唯一的安慰,是影子每天报告给他们的信息。其实影子也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小公主的真实状况,然后影子选择了不说谎,那或许对他们而言是雪上加霜。影子也想不到,他们会那么早离开……
第一次,她看到了影子哭泣的模样……也是啊……她的父母,也是她的父母……
她的一去不回,让这一切,变成悲剧……
真的是……当父母以后才知道父母心。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的渴望,也一起越来越大……她究竟该怎么说,才不刺痛这份渴望……她的悲剧,让她害怕了。
她的丈夫搂着她到孩子面前,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但是很美丽。残酷到漫天黄沙,美丽到愿意为此沉沦……
外面的世界,对于觉得痛苦的人而言,那是地狱。外面的世界,对于享受的人而言,那是天堂。如果你能找到别人和你一起分享快乐,那你就会更加快乐。没有什么艰难的事,我们一起,快乐永远都不会离去……
她听了,笑了。告诉他,外面有山川大海,有青草绿荫,如果你能看得见,它们永远都不会枯萎。
谁知道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孩,长大后会告诉他们,他想要创造更多的绿洲。把沙海变成森林,带来水源丰沃土地。他会从一颗小小的树苗开始……

共 529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任性的小公主,在一个老人的诉说中,看到了一个美丽的世界。为了寻找心中的七彩世界,逃出了自以为是牢笼的家,放弃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看见的只是满眼黄沙。在困境下濒临死亡,却被一个少年救了起来。为了活下去,吃起了最不喜欢的食物,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尽管有了一个堪称美满的小家庭,心中的思念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悲剧在离家出走的那一刻来临。外面的美丽世界充满诱惑的同时,也充满了残酷。尽管如此,为了美丽的世界,甘愿沉沦。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人物形象丰满,脉络清晰,首尾呼应,文笔优美。一个凄美的故事,留下无尽的遐想。倾情推荐阅读!感谢赐稿百味,期待更多精彩。问好作者。【编辑:彩云伴海鸥】
1 楼 文友: 2016-02-25 20:55:45 美文欣赏,期待更多佳作,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6-02-25 21: 1:04 欣赏,拜读了~ 凡天地之间,贵在人至善。天之大,地之广,人心之善也。亦可容于大海之中,飞翔于蓝天之上.
 楼 文友: 2016-02-25 21: 8:54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
4 楼 文友: 2016-02-25 22:05: 1 外面的世界对小公主有极大的好奇,以至深夜逃离城堡,放弃优越的生活,即使在外面受到种种磨难,,,故事情节引人进人童话世界,却不是美丽的童话,让人有点替小公主担心,情节淒美,感谢赐稿百味。北京牛皮癣医院咋样
痛经食疗吃什么好
长治中医妇科医院
青岛白癜风
邢台治疗白斑的医院
济源白癜风医院
南宁白斑疯医院
呼伦贝尔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